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归人(十一)

抱歉

社会你八耻:

最近应该可以恢复更新


以上。


——


Root睁开眼——显然两个人的记忆已经衔接上,所以这回的光影已经变成了自己的模样,奄奄一息的倒在Shaw的旁边,而Shaw正握着自己的手。


她们看起来又经过了一次战斗,Root发现地上多了四五具尸体,而Shaw的身上也多了一两道魔法伤口,她正尝试用最原始的方式止血,但看起来没什么用,左边的膝盖也绑上了一条树枝,大概是被击中了。


而她耳力所及——至少有二十个人才能发出这样的响声。


她们的处境显然十分不妙。


 


“至少我们不会死。”


Shaw这话说得倒是不错的——无论是拷问霍格沃茨军的情报还是作为人质,她们都极大的保证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但这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会被关在一起吗?”两年前的自己用拇指摩挲了一下Shaw的手背,说着天真的玩笑——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讯号——对于Root来说,她知道自己已经放弃了所有抵抗,正用不怎么擅长的方式来缓解被俘虏前的紧张。


不过看起来除了等待救援或者被俘虏以外也别无他法,她几乎连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都困难,而Shaw能动的只有一只左手——至于求救——谁也无法得知先到的是敌人还是自己人。


“但愿。”Shaw拍了拍Root的胳膊,像安慰小孩那样,Root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表情。


 


可她们都知道这不可能——她们几乎同时背过脸去收敛了笑容,至少Root——没有人能比Root更了解Greer的手段,他从来都不对重要的人使用迷魂咒或者吐真剂,他更喜欢用非魔法式的方式折磨他们——他不会给任何一个人留自我原谅的余地


几乎可以想见如果她们被抓走,Greer一定会遵循自己的诺言善待Root,至于Shaw就关起来狠狠折磨,直到Shaw没什么用的时候,再拉到Root面前来逼她说出霍格沃茨军队的情报,甚至于让她归顺为自己这边——Greer太了解自己的得意门生,只要他握着Shaw,没有什么是Root不能屈从的。


Greer和Root在某一点上来说总是一丘之貉——他们都无法抗拒操控人心所带来的快感,唯一的问题在于Root当时手里没握着Greer的软肋。


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大抵因为实在没有更好的自救方式,又知道自己不会死在这里,两个人看起来十分淡定,这看起来几乎就像是一次温馨的午后小憩——假如没有那些伤口。


唯有脸上的表情是做不得伪的,从Root的角度看得清楚,两个人只保持着表面上的温和,其实心中各怀鬼胎,都盘算着——她相信——盘算着对方的退路。


阳光看起来不再那么温和,反而像古灵阁的金子那样刺眼了,即使是作为旁观者的Root也察觉到一点恍惚,她们沉默的太久,仿佛时间在此刻完全失去了价值。


但Root知道,对于接下来Shaw的那个提议,是经得起浪费这么多时间沉默的。


“我们忘了对方吧。”


 


这简直是个再好不过的提议了。Root几乎要笑出声来,但很快就意识到当时的自己应该接受了这个方案。


的确重新想过,在这个时候她们当然都以为两个人会绑定在一块,如果被救走就大不了当重新谈次恋爱,如果被抓走——两个失忆的人还有什么威胁可言,何况由于至关重要的身份,她们仍然应该可以保全性命。


“但是……”Root的但是明显基于同意的前提之下。


Shaw侧了侧头,“什么?”


“你还没有说过你爱我。”Root瘪了瘪嘴,作出一副万分伤心的表情,“万一以后我再也遇不到你,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Shaw有一点错愕的表情,似乎想不到她在意的是这个,“我以为你会有更好一点的提议,比如我们应该把记忆抽走,留一份埋在附近之类的。”


躺在身边的女孩慢慢的露出了一份认真的神情,她似乎察觉到用她擅长的玩笑方式只是在给Shaw的不作为找了一个退路——但在此刻,旁观的Root知道——她不想带着遗憾忘记Shaw。


但就在下一秒,混乱的脚步声打断了她所有要说的话。


“嘿,那两个霍格沃茨妞在这!”


 


Root并不相信Shaw连说一句我爱你的时间都没有,但年轻的自己反常的在这个时候懂事起来,她没再强迫Shaw,举起了自己的魔杖。


她们互相凝视着彼此,用右手将魔杖抵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再见。”


Root换上了一个凝固的微笑,松开了Shaw的手。


“一忘皆空——”


 


体力透支的Root已经无法承受精神上的刺激,她迅速的晕了过去,而Shaw慢慢的将抵在额头上的魔杖拿了下来,将Root的长袍和头发整理的十分妥帖,做这些事的时候那些纷乱的声音似乎就在她身后一点点的位置,但是什么都没能影响到她。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再度用魔杖抵住了自己的头,如果没有看错——Root以为那种神情应该叫做温柔。


而她留给Root最后的话,是一句波澜不惊的抱歉。


 


*


 


Fusco赶回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一迈出壁炉就闻到了一股奶油炖鸡的味道。


“你们吃晚饭不等我?”


“我有点饿。”回答问题的是一个女声,Fusco转过头去,Shaw正坐在他身后,面前摆着一口坩埚,显然正是香味的来源。


“你回来了?你怎么逃出来的?”Fusco看了看Reese,露出了一个有点傻乎乎的笑容。


Shaw对着Finch的座位扬了扬下巴。


Fusco转过身去,这才意识到在那个座位坐的并不是Harold,那儿是个穿着巨大兜帽的家伙,他的面容都隐藏在巨大阴影里,但似乎察觉到自己被点名,于是伸手拉下了头上的帽子。


棕发女人有一双亮的惊人的眼睛,她勾起一边唇角,对Fusco笑了笑。


“好久不见,Lionel。”


Fusco吃惊的倒退了两步,差点坐到Shaw的坩埚里,“梅林……”


Root露出一个不能接受的表情,“你可以叫我Root或者按照你的方式叫我Samantha,但无论如何,我都不叫梅林。”


Fusco看了看Shaw又看了看Reese,“这么说你想起来了?”


“事实上只有一些片段。”


“哦梅林,”Fusco热情的向前走去,“不管怎么说,欢迎回来。”


但Root不着痕迹的将身子向后倾了倾,“但我还没决定要不要回来,说这话未免言之过早。”


Fusco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下意识的往Reese那儿看去,Reese给他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


坩埚里的汤似乎干了一些,想滚又滚不起来,却又突突的冒出了一点零星的泡泡。



评论

热度(124)

  1. 忽高忽低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抱歉
  2.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阿吏夫海洋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菜门奥义·八耻
  4. JFM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