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当然是原谅她


409锤锤被根总上针筒之后

-------------------------------------

你亲吻Root的嘴唇,轻轻舔了舔她的唇纹,她就张开了牙关,伸出舌头与你共舞。真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好像只要是你就什么都可以。

可她前两天冲你发火了,神色凝重地冲你囔囔什么其他人会担心的话。其实就是她担心吧。

没有人朝你发过脾气,你父母没有,别人更无可能。所以你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回答,什么?道歉,不,没有可能。可你撇了她一眼,看见她眼里透出奇怪的光芒,严肃是一方面,那以外还跳跃些星星点点受伤的锋芒。于是你忍不住想要低头、想要道歉,只要能尽快抹掉那些刺目的眸光。你真的极力才忍住作祟的愧疚感,眼睛转向另一旁,僵硬地守着你残存的骄傲,没意义的骄傲。

你们不自在地僵持了几秒。她转身往前走,你犹豫一下跟上。你看着她的背影,似乎仍气鼓鼓的,却带着一丝惊惶。你甚至觉得她踉跄了一下,那刻你心跟着跌了一下。

此刻你吻着她,手摸索她细弱的骨,检查有没有伤口。你佯装生气地瞪着她,心里其实一点也不气,你就是气不起来。可能有一天她杀了你,你也不会生气吧。

她好像也知道错了般讨好得乖乖不动,任你品尝,或者说你找借口的检查。你知道她能够看穿你的意图,她没有笑或眨眼睛,但你就是知道,就好像她知道你那样知道她。

没有伤口,还算乖,你放心地停下了手,扶在她的腰侧。她的手绕在你颈后,不轻不重地推着你向她更近,卖力地亲你。其实感觉还挺好的,你时不时回应她两下,享受着专享待遇。

不知不觉地,你的手又游向了她的心脏,按在那里测她的心跳。为什么说又呢?这个月你第几次做这个动作了?

她也感受到你这频率高的不同寻常的举动,停了下来,盯着你的眼睛,握住了你在她胸前的手,气息因为吻而有些不稳地喷在你的面颊上,湿茸茸糊了一片。

“肖”

她的嗓音暗哑,眼睛里倒映着你的影子

“你知道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吧”。

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但还是轻点了下头,你知道她想说的是“我不会离开你”,但最后退却了,可能是因为那该死的调情习惯,也可能是...对于你她不自信......这个想法让你感到一种古怪的幽默感,Root还会有不自信的时候?

收到你简单肯定的她立马牵起了嘴角,还想假装淡定,可眼睛里的欣喜却遮也遮不住。这傻乎乎的样子勾得你也笑了,抽出手揉了揉她的鼻子。

“烦人的家伙。”你想。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