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番外】那些年锤锤睡过的图灵根

满足了我看她俩亲亲抱抱死腻歪的心理,嗷

Emo苏:

  

又名【小俩口的废话日常】

 
 

又名【花式虐狗三百招】

 
 

又名【再换名字打包送给豆豆】

 
 

又名【所以跪求你们俩继续这样好吗?】

 
 

 

 
 

      其实和正文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单纯想根妹了拉粗来溜溜(误)

 
 

        最后说一句:不甜寄刀片!谟禾你过来!我开番外了!快来应战!



 
 

———————————————————————

 
 

       那些年锤锤睡过的图灵根@( ̄- ̄)@







 
 

      Root这个人对Shaw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当事人是没办法回答出来的,但是她周围的人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出来。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个被判定为不可能有愤怒以外任何感情的二轴会如此宠溺在乎Root这个女人,就像没有人知道Root这个人花了多久付出了多少才捂热了这个不开窍的特工一样。





 
 

       所以对Root,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黑客和为数不多的智商超群的前任杀手来说,付出真心让Sameen Shaw爱上自己这个买卖看上去似乎没有占到一丝丝便宜,可是,她赤着脚浑身只着一件宽大的白衬衫哼着歌走进厨房,一边为某个人做着早餐一边想,人这一辈子么,总得实实在在做点什么事,比起把实在这个词用在拯救世界或是杀人放火上面,她更愿意把它砸在这份感情里面,并且乐此不疲的享受着付出的感觉!




 
 

      黑客小姐像轻松欢快的小女孩儿一样在厨房忙来忙去,直到听见玄关有声音,她将盘子里的三明治摆放好,然后再加一份,灵活的香软舌尖舔掉指尖上的食物屑,冲玄关甜甜的喊:“Sweetie,你正好赶上早餐时间!欢迎回家~”



 
 

      端起盘子踩着猫步,黑客小姐风情万种的撩着头发出了厨房,对上Fusco呆滞的眼神……








 
 

       ouch~!






 
 

       Root展开一抹甜腻的微笑人畜无害的抬起手若无其事冲某个眼睛掉进她领口然后又黏在她光裸大腿上的警察挥一挥,“hi,Lionel~好久不见!”


 
 

       然后掂了掂盘子无视Fusco快要流出来的口水对他旁边黑着脸一身运动装刚刚运动回来的某个人妖媚眨眨眼:“我不知道你会突然请客人回家~”




 
 

       前ISA精英扫过女人只着一件宽大衬衫的消瘦却性感十足的身体,目光狠狠刮过她开口过大的领口和那双纤长笔直的圆润大腿,要不是这人脖子上还有大腿内侧隐隐约约暗示性十足的暗色暧昧痕迹提醒着自己这个女人刚刚才从自己床上起来,稍稍安抚了她那颗占有欲十足的心,她绝对会把Fusco打残打包丢出去和这个女人算账!


 
 

      但是……




 
 

      特工往前一步肩部不动却将正在花痴状态的警察先生直接撞侧过身去打断他让人生气的视奸状态,走近高个儿女人:“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在骨头刚刚长好的情况下光着脚在地板上扭来扭去……”



 
 

      黑客巧克力色的棕眸眯成月牙儿黏着在小个子特工不善的面色上:“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这股浓浓的醋味溢得满屋子都是,黑客小姐讨好似得双手端过盘子将她的成果显摆出来,“你的爱心早餐~”

 
 

  

 
 

     这笑太过可爱妖媚,特工不禁皱起眉头,夺过看上去还不错的三明治指指卧室门:“我想你最好添一件衣服再出来~”



 
 

       Root撩撩卷发妩媚的笑,眨眨眼低声道:“我以为你不希望我穿太多~”双臂缠上特工脖子贴近暧昧吐息,“毕竟你老是抱怨衣服脱起来太麻烦!”




 
 

       在敏锐的感觉到特工眉梢不耐烦的轻轻跳动之后果断后退避免过线引火上身娇俏的冲特工身后骂骂咧咧揉着被撞不轻肩部的Fusco挥挥手,“Hey,Lionel,我得再多穿一件衣服Sameen才愿意让我见人,我进去穿内衣了!”



 
 

       Fusco感觉脑门被血冲的发昏,鼻子痒痒的,一张脸憋通红,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暴脾气的特工直接把三明治丢桌上一把扯过女人衣领拉进怀里,回头狠狠一瞪不知所措的警察,将这不老实的女人勒在怀里送进卧室,门当着Fusco的面被狠狠关上,震得墙角的蜘蛛差点从新网上面掉下来。



 
 

      Fusco耸耸肩,摸摸鼻子放心的发现没有流鼻血,心里对自己的崇拜又上升了些许,啧,没有被妖女迷惑的正义骑士!



 
 

       自觉坐桌边等那俩位结束自家事务再出来谈正事儿,眼神瞄到桌上看上去还不错的三明治,抬头看了一眼禁闭的房门,搓搓食指心想反正黑面Shaw暂时不会出来,忍不住诱惑伸手去拿——

 
 

  

 
 

   

 
 

       房门突然打开,Shaw换上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就代表心情不错,Fusco暗暗吐槽),眼神在定格上桌边把魔爪伸向她可爱早餐的人之后默然杀气十足,吓得某人立马缩回手,讪讪道:“我都不知道你办事这么快~”挤眉弄眼的盯着她异常红润的唇瓣,想望她身后看,似乎打算穿透卧室的门看见某个应该欲求不满的女人。


 
 

        Shaw坐他对面,把盘子拖回自己这边默默拿起三明治大口咬起来,Fusco讪讪小声道:“还有一个呢!”

 
 

        吞吞口水抬眼看看腮帮鼓鼓的女人,忍不住道:“飞越疯人院才刚刚从医院把石膏拆掉,你们不知道克制一下吗?……万一她骨头变形怎么办!”

 
 

       Shaw翻个白眼,那女人三个月前因为任务不小心断了一条腿,回来后被押着带去医院打了石膏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后来自己代替她出了一趟任务,半个月后回来她自己跑去把石膏卸了,还没等她发火,竟然没皮没脸的说石膏害得她禁欲这么久应该得到补偿……


 
 

       补偿个头啊!

 
 

        于是又被押着带去医院做了检查从新打了石膏,昨天上午才拆了石膏!

 
 

         嗯,至于拆完了发生了什么事,特工表示懒得回忆了!



 
 

         听Fusco不怀好意的调侃,Shaw吞掉嘴里的三明治,“你心疼?”


 
 

         Fusco后背一凉,赶忙摇头,“她是你的人,我心疼个球哦!”

 
 

        Shaw盯着他一会儿,直到Fusco后背冷汗下来,才慢悠悠移开目光咬着三明治:“说吧,找我什么事?!”

 
 

         Fusco抬抬眼,清清嗓子道:“其实吧,也不是找你~就是,嗯,找飞越疯人院!”





 
 

         对面的人吃东西的动作一顿,猛然抬头,眼神犀利的让Fusco不知道接下来他准备说什么来着了,“下礼拜日是我儿子生日,我是来邀请你们参加我儿子生日派对的,小型生日派对,邻居同事的在前一天办,你们和眼睛儿他们几个人单独参加……我就想问问飞越疯人院的身体状况能不能行!”


 
 

       Shaw翻个白眼,仔细计算女人身体恢复情况,“你得问问她……”

 
 

 

 
 

      “我当然愿意啊!我可是很想见一见你家小狮子的!”卧室门突然打开,Root仍旧是那一副慵懒妩媚的打扮根本没有添衣服的靠在门边颤着尾音表示自己的憧憬。



 
 

         Fusco自觉别过脸,非礼勿视,省的等会儿被打,而Shaw是真火了,站起身三明治也不要了:“穿!衣!服!”



 
 

        Shaw几乎是扛着Root丢进卧室的,Fusco在门外高叫:“我没事了,等会儿我自己走,会帮你们把门关好的,你们随意!”透过门传来飞越疯人院好听清脆的笑声,然后又被中途打断,Fusco耸耸肩,低头看了一眼桌上一份完好无损的三明治和一份被咬的惨不忍睹的三明治,默默起身拿起完好无损的那份哼着歌出了门,张嘴咬下第一口之后,整张脸皱成老菊花一样,连滚带爬回来把三明治丢进垃圾桶,吐掉嘴里的东西,


 
 

       这么难吃!飞越疯人院的手艺和身高是反比,和胸部呈正比吗!这是什么怪味道!Shaw那家伙是舌头坏掉了还是怎么了,这么难吃还护食!嘤嘤嘤……














 
 

       “我都不知道你连Fusco也会觉得有威胁呢!”黑客小姐百无聊赖的被丢在床上后就直接在床上翻个身躺下,海藻一样的卷发随意披散在身下,衬得肌肤如雪,她扬起修长的脖颈眨着明睐的眼睛看着特工默默走到柜子边拿出内衣内裤丢在她漂亮精致的脸上,有些不满,“Hey,Sameen!”


 
 

       特工没啃声,转身抱着双臂看了黑客一眼,眉梢一挑,黑客巴掌大精致的脸上立马换上了高深莫测的笑意:“你拿错内衣了,尺寸太大了~”


 
 

         说着翻了个身,天真无邪的翘起细长小腿在身后晃啊晃,成功把特工的视线从脸上吸引到开口过大的领口,



 
 

         特工起身走过去,拿起内衣裤:“要穿自己拿去!”反手从领口扯掉上衣 露出结实性感的上半身,把汗湿的衣服随意丢下转身去浴室,无视身后恶意满满的视奸目光,和颤着尾音萌哒哒的提议:“honey,你觉得你需不需要一个人帮忙?”




 
 

         回应她的是毫不留情的关门声,特工就纳闷了,她怎么以前没看出来这家伙是有多恬不知耻?除了那股倒贴劲儿这些年没变过,脸皮也从一开始的不怎么薄干脆变成不知道丢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是说到底是谁昨天嫌受伤的腿因为打了石膏许多天没有沾水了要洗澡结果在浴室差点又把自己那条没用的长腿再一次扭断的?




 
 

       不让人放心的黑客实在是,有够让人头疼!Shaw冲洗完身体换上新内衣裤揉着头发就出门了,床上的黑客已经带上黑框眼镜儿趴在床上敲着笔记本了!老实说,她这份穿着白衬衫戴着眼镜乖巧的趴着敲笔记本的模样倒是该死的温顺的性感,特工不禁多看了几眼,



 
 

       “Sameen你果然喜欢认真工作的女人啊!”Root式调笑口音又出现了,Shaw收回目光翻个白眼自顾自找衣服穿,“嗯(⊙_⊙),我昨天晚上把你所有的衣服都洗了……现在还没有干呢!”




 
 

        ……





 
 

       是在闹什么!?特工黑着脸:“我任务带回来的衣服呢?”床上的女人一边敲着笔记本一边天真烂漫的说:“因为你出任务好多天,担心你带脏东西回家,所以昨天晚上你洗澡的时候都塞进洗衣机里了……还没有拿出来晾呢!”Shaw继续翻箱倒柜:“那我留在家里的衣服呢?”Root弹弹小腿:“嗯,也都送洗衣店了,还没有送回来!”



 
 

       绝对,是故意的!特工忍着把笔记本拿起来砸她聪明的脑瓜的冲动,转身找她丢掉的唯一的运动衫,Root停下手指上的动作撑撑眼镜道:“亲爱的我早就准备给你换一套运动衫了,旧的已经穿了三年了我刚才给仍楼下去了!”


 
 

       Shaw立马拉开窗帘往楼下街道看,邻居家那个惹人厌的小男孩正牵着那头一点也没有bear可爱的肥头大耳的萨摩耶盯着她可怜的曝尸草坪的运动衫,然后那只该死的狗居然抬腿在她衣服上开始尿尿……

 
 

 

 
 

  

        不行,Root好不容易活下来不能因为这些就掐死她,Harold会念叨死她的!Shaw一边想一边关窗户转身去翻衣柜,没关系,大不了穿那死女人的衣服……



 
 

       “亲爱的,你忘记我的衣服都落在医院等着机器打包好了给我送回来的吗?”床上的人好心的提醒,特工胸膛剧烈起伏回头,“你想干嘛?”



 
 

         不能动粗不能掐死她!特工心里默念,看着巧笑嫣然的女人,心里对这个女人这些日子的一点点思念全部消失殆尽……真想掐死她!



 
 

         “不干嘛啊!反正你今天没事情,正好衣服都洗掉了,不如和我一起待在家里吧!”像讨宠的小女孩,Root脸上挂着她最讨厌的美国甜心的笑。





 
 

        拙劣的手段!哼!




 
 

         特工穿着内衣就坐在一边抱臂,是想把自己困在她身边就直说,手段太过低劣!越想越觉得这个女人脑子不好,干脆起身去客厅冷静冷静,她得和这样一个女人在一起活几十年……想想都糟糕,她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答应了这个女人住家里的要求的!盘腿屈上沙发,把电视打开,低头翻出沙发下面的箱子,摸出里面的枪械开始她生活中最有意思的一项活动……拆枪械再组装!



 
 

       黑客抱着笔记本探头探脑出来,一屁股坐她旁边推推眼镜选择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开始继续敲电脑,俩个人默不作声做着各自的事情,就好像已经习惯对方在身边的存在。








 
 

       大约半个小时后,Root满意的放下笔记本,和大佐他们交代事情的邮件全部自动销毁了,她才抽空观察她身边的这个人……



 
 

       Shaw认真的样子性感到爆,黑客不得不承认,特别是她沉静的黑眸,她低着头的侧脸轮廓深邃,中东血统让她看起来精致又异域风情十足,骨子里军人的铁血和特工杀手的冷漠却让她轮廓的线条变得更加坚毅迷人……Root想起第一次见这人的场景,当时她伪装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她很擅长,不是吗?)给这个人开门,和文件与电话里带给她的印象一样,这个人刻板冷漠,小心翼翼,但是却出奇的好看,这张时时刻刻都黑着的脸出乎意料的精致漂亮!



 
 

       多么好看的人!只是可惜了……是个面瘫!Root的视线落到她随着手部动作起伏的胳膊肌肉线条,和她正在为枪管上油的有力修长指节,下意识舔舔唇,忆起当初把这人绑起来准备严刑拷问的场景,她从后面拖着这个人被电麻痹的身体,出奇的沉,大臂上的肌肉隔着衣服也能清清楚楚感觉到它代表的力量,和档案上记录的一摸一样,完美的杀人机器!她承认那么一瞬间她确实抑制不住兴奋!而在熨斗威胁无效这个人说出享受之类字眼之后,Root倒是没有想到多日之后自己会因为这一瞬间的兴奋把下半辈子栽进去……


 
 

       Sameen Shaw,多么完美的词!现在这个人就这样坐在她身边,收敛一切锋芒,不再和时时刻刻警惕的刺猬一样对着自己竖着代表防御和冷漠的刺了,Root没出息的觉得太过美好了。



 
 

       就在Root忍不住要缠上这个人时,Shaw熟练的装好枪支用枪口抵住Root的脖子制止她进一步没皮没脸的骚扰,挑眉:“别乱动!”


 
 

       Root展开一抹晃眼的微笑,鼻音重重的调笑:“Sameen你还真是爱我呢!这把枪你还没舍得用过呢就指着我了!”然后皱起眉头,“可是你不上子弹,要怎么阻止我?是害怕走火伤到我吗?”


 
 

        Shaw面无表情看着这人额上满格的WiFi信号,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崩塌,shit!



 
 

       她丢下枪别过脸,她才不可能承认在对Root失而复得的这些天,每次她看见这张脸这个人,她都有一种得到了全世界最好吃的牛排的感觉,而除非是Root不能说话的乖巧的在她怀里高潮的状态,她总会恍惚这个Root是不是真的。就连这个女人刚才恶心的撒娇演技,她竟然都和磕了药一样止不住觉得可爱,就像手里这把枪一样,又不一样的可爱!她绝对绝对有病了……



 
 

        想到这,她意识到,也许是Root还是Turing期间用了某种心里暗示,催眠了自己才导致自己现在一副对这个女人的痴汉样!



 
 

        恶劣!




 
 

        Shaw愈加坚信这个可能,她心情瞬间down了许多,




 
 

        当然最能感受她情绪变化的女人自然是能发现的,虽然不知所谓,但是这个人瞬间不好的气场确实不容忽视,于是Root慢慢将修长匀称的右腿跨过她腰身,知道这个人肯定舍不得把她刚刚拆了石膏的右腿扔下去,耍了一个小小的心眼的女人成功跨坐上特工腰身,凑过粉唇低声问:“突然臭脸是又生气了?大不了我以后不说实话好了!”一脸无辜又乖巧的看着她可爱的人型宠物,忍住自己想要调戏的冲动,



 
 

        不知好歹的女人!Shaw自认为已经发现了她的诡计,于是瞪了她一眼:“在对我催眠后居然还能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既然这么喜欢说实话不如说说实话好了!”





 
 

        噫!?这家伙在说什么!难道自己刚才穿越了几分钟?不然为什么不知道这个人在说什么!






 
 

       又是这一副无辜的表情!Shaw已经看穿了这个人所有的把戏,忍不住恼火的掐住这人纤细快要被轻轻松松环过的腰身将她拉近自己,坚毅的鼻梁快要撞上女人挺翘的小鼻尖,瞪着女人褪去茫然又高深莫测的棕眸,在这双好看甜腻的清澈巧克力色眼眸中失神片刻后,对自己反应的唾弃让Shaw对自己想到的可能性愈加的生气,“你要说实话,不如就老老实实交代好了!比起嫌弃我是二轴,这样会不会太阴险了!”




 
 

        呦,这一脸唾弃的样子还是太扎眼了!Root仔细想了想这个人这幅表情的原因,不得不做出让步,双臂缠上她后颈安抚似得蜻蜓点水啄着她性感的唇线,




 
 

        这算是默认还是道歉?特工面无表情的享受着女人温柔的主动,直到女人忍不住轻轻咬了一口她厚实的下唇,一边咬一边低笑:“好吧好吧,我承认把衣服都丢掉把你困在家是我不对,是我坏心眼!我只是想你留在家陪陪你可怜的女朋友啊!”




 
 

        what?




 
 

       打算浑水摸鱼搪塞过去?Shaw从那双粉致的薄唇中撤回自己的唇瓣,瞪着不老实的女人,起身将她压在沙发上,瞪着她,“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你最好老老实实坦白!”




 
 

        坦白?坦白什么?她不是已经坦白了吗?Root一脸认真的思索了一下,抓住了这个人问话的关键词“催眠?”



 
 

         她还是想不明白,于是眨着大眼在Shaw身下调整姿势将错就错的准备套她家这只智商经常被压制的小炮仗的话,慵懒的眯着眼睛,像一只狐狸一样:“被发现了吗?好可惜,以为能多瞒一会儿的!Sameen你真的是太聪明了!”

 
 

 

 
 

        是说,承认了吗?特工因为被夸赞智商反射性小小雀跃了一下,而后黑着脸捏住女人细腰:“所以说,你果然是干了!与其被嫌弃二轴不会恋爱,我更是讨厌这种洗脑!你以后最好不要再用Turing那套给我洗脑!”



 
 

         凭借Root的智商敏锐的抓住了一句话中的几个爆点,一边感动一边忍不住笑得没有形象:“啊!Sameen你是开了多大的脑洞!哈哈哈!”



 
 

         女人纤细性感的身体就这样在自己手掌中因为大笑扭动起来,甚至微微抽搐,Shaw感觉,似乎有一次被耍的干干净净,所以说,其实自己是不是又犯了一个蠢爆了的错误?


 
 

        这感觉太糟糕了!笑笑笑,笑纹都出来了!Shaw郁闷憋屈的松开手不想理这个女人,在意识到自家小炮仗的动作后,Root一边笑一边翻身将Shaw压在地板上骑着,


 
 

        “喂,适可而止啊!”Shaw正准备反抗,突然意识到什么……这女人可是没有穿内衣的直接坐在自己光裸的腰身上!




 
 

       皮肤突然有些发烫,特工抿抿唇抬手握上女人腰身,谁知道Root干脆笑趴在自己身上,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Root因为笑剧烈起伏的胸腔紧贴着自己震动却莫名带给她一种心安感。一边拥抱住身上的女人一边恼火道:“笑死你算了!”




 
 

        “Sameen,你知不知道只有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巫婆催眠王子爱上自己的桥段?……我,可只是扮演过心理医生,又不是巫婆,我才没有催眠你爱上我,你竟然连爱上我这种事情都要怀疑是我做了手段,实在太可爱了!”Root一边感动这人一不小心地示爱一边好笑这人的脑洞……是因为二轴没有感情吗?怎么可以连爱这种感觉也觉得非常异常不对劲?竟然会觉得是被催眠了!嘤嘤嘤,要被她们家柯基蠢哭了!

 
 

 

 
 

       什么鬼!Shaw脸上异常的温度带着不熟悉的窘迫感让特工恨不得直接甩飞身上这人,穿上衣服躲哪里去安静一会儿!



 
 

       “我才没有爱你!我特么要告诉你多少遍,我反社会,我有第二轴人格障碍!我不会有感情!”她一边窘迫,却又一边有些愤怒,无关窘迫的愤怒,出于无能为力的无力感,



 
 

        意识到这人不仅仅是傲娇,Root总能安静敏锐的聆听到这个人所有的情绪,她便停下笑声俯下身盯着这个急迫生气的人。



 
 

        “Hey,Sweetie,我知道!我知道!”她的口气突然变得异常正经温柔,Shaw不禁停下躁动,抬眼看过去,Root的脸被她长而卷的美丽棕发遮住,看的不清楚,但是她的眼神却透过发丝认真的投进她眼瞳里,



 
 

        Shaw轻轻呼吸着,然后认命的抬手不算轻柔的撩开她海藻一样的长发,露出这人美丽优雅的脸蛋,对上她笑意温暖的眼睛,Root俯下身凑过来,粉致好看的唇几乎是厮磨着她的唇线,“我知道这些对你来说不容易,我没有嘲笑你……我只是很感动,感动Sameen Shaw不仅仅是让我进入她的生活,还有她的思想……这些对我,就足够了!足够太多了!……以至于我得花上好久才能想要更多!”

 
 

 

 
 

       Root巧克力色的眸子似乎化开来,Shaw意识到她似乎被这双好看的眼眸吸进去了,并且不想反抗的被缠绕,她皱皱眉,没有说什么微挺腰含上近在咫尺的粉唇,缱绻的用舌尖描摹着这双好看的唇型,手臂收紧身上这人纤柔的腰身,眉头越皱越紧,然后她才意识到,就是这种感觉……




 
 

        心脏微微钝涩却又被什么东西充斥的满满的感觉,就是这样放着Root一次次充满心脏,一次次将她窄小的胸腔扩张再扩张,然后直到习惯了那么大的空间,直到少不了Root这女人……




 
 

        好吧,如果这样就叫爱!




 
 

        Shaw愈加收紧双臂,恨不得将这女人揉碎挤进怀里身体里,她恼火的想,其实这女人还是懂催眠什么的,不然……为什么她可以这样轻轻松松的让自己不像自己!

 
 

     

 
 

        温柔的毫无情欲的吻没有持续多久,却被Root打断,这家伙不解风情的咬了一口她的下唇起身皱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啊,所以你觉得是Turing给你催眠了的原因是因为Turing对你比较重要是吗?所以难怪你对Turing那么有耐心,我只不过丢了你得衣服你就闹别扭对吗?”

 
 

       越说越委屈,看上去这家伙似乎真的委屈了,就要起身,纤细的爪子直接按在她脸上:“我看你还是喜欢Turing那样温柔又体贴的,没有杀伤力!所以Root什么的,你才会在知道我不是Turing后那副表情吧!”






 
 

        Shaw大脑一阵当机,又是什么情况?还没有反应过来,Root按住她脸的爪子用力,借力站起身坐回沙发上面盘起修长双腿顺便把抱枕砸到下面没反应过来的那个人脸上,





 
 

        特么的,又出什么幺蛾子哦!怎么又扯到Turing!她麻溜的爬起身丢开脸上的抱枕坐上沙发贴着面色不善的Root,一时分不清她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







 
 

        “你到底准备干嘛……不是说留我在家陪你,现在是干嘛?”她有些没底的恶狠狠道,这个侧脸Root好看到让她有些发晕,但是却有几分Turing的柔软感觉,一股怪异的感觉升腾,嗯……Turing!

 
 

       “Sameen~”Root转过脸,棕色水眸闪着光(不怀好意?)语气有些淡淡的失望,“和John一样,你喜欢Turing那样的女人吧!才不是我这样喜欢粘人的……”





 
 

       “什么和什么!”Shaw脑子发炸,“谁和Reese那个蠢货一样喜欢不粘人的!”还有,谁准你又用这幅甜腻的口气喊Reese名字的!Turing时期带过来的后遗症,听见这女人喊John就浑身不舒服!


 
 

         她根本只是想安慰这个女人,谁知道Root竟然咄咄相逼,“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爱的不是Turing!”



 
 

        Shaw烦躁的盯着女人巧克力色的眼睛,却透过这双期待的眼睛看见了Turing……一摸一样的脸蛋儿……到嘴边的话婉转几遍又被恶心的吞下,突然从后背升腾起的奇异感觉非常不好受,就好像……Turing在看着她一样!



 
 

       她伸手按住Root那双漂亮的柔软的眼睛,没好气的说:“你哪里来的废话,都告诉你了我感觉不到爱,你在乱想什么!”语气急促又有一些狼狈。


 
 

       Turing,这个名字代表的干净美好和纠结让Shaw没办法轻轻松松为了安抚Root随便说出来,她抽回手坐回沙发上面别过脸,忽略了身边女人眼底动容的温柔,


 
 

       “Hey,Sameen,你知道Turing有在听吗?”Root决定不戏耍这个可爱的让了,她凑过去贴近Shaw,“她听的清清楚楚呢!”


 
 

        搞什么鬼!Shaw回头瞪着女人,对上她温柔到溺人的眼神,一晃神似乎看见那个眉眼里都是温顺的心理医生,唇上一软,Root轻啄她的唇,“谢谢你没有在我遗忘你的时候放弃我……你知道有一件事,你比Harry和John看的透彻明白吗?”



 
 

        Shaw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展开双臂拥抱住这个眉眼如画的温柔女人,听见她用一种Turing式的温柔口音道:“就是你一直都知道,无论我变成谁,都是那个死心塌地喜欢着你的女人,也是你死心塌地爱着的女人!Turing,Root,Samantha Groves,……”“你哪里来那么多废话,取那么多名字我记不住的!”Shaw打断她,意识到之前还是被耍了,但是,她看着这个人真诚的眉眼,恶狠狠道,“要告诉你多少遍我不懂这玩意儿,少给我换着方式暗示我!一个Root一个Turing已经够烦了,再来下一个我打包送给Fusco!”




 
 

       她抱住女人瘦弱的身体,看着一瞬间被感动地女人,皱起眉心里暗暗想,当然,再来一个也不太可能送给Fusco,只是吓吓这个喜欢乱来的神经病!

 
 

       还有……少特么有事没事就翻着花告白!


 
 

       她按下Root脑袋一边啃上女人薄唇一边想,搞得自己好像被追求的小女孩儿一样,明明自己才是那个占主导的Alpha好么?

 
 

        

 
 

        被吻住的女人缠上这人身体,唇线勾起个迷人的弧度,她要不要再告诉这个人,无论换多少个身份,她都不会离开她?




 
 

————————————————————————

 
 

 

        我是卡文了(ಥ_ಥ),为了质量Turing会更的稍微慢一点,毕竟如果Turing变得不好看了,只能证明我写她的本心变了,所以~不接受一切为了催文而做出的催文行为(除非是因为爱我爱的深沉@( ̄- ̄)@),我女神是要好好描写的(花痴严肃脸)

 
 

        想调戏我的继续调戏我,欢迎一切以调戏为目的的撩拨(因为搞不好我头脑发热会拼命码字)( •̀∀•́ )

 
 

        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甜文,昨天晚上和豆豆谈过关于Shaw对Root的不能之爱,觉得如果非要爱的那么深沉不如轻轻松松一点,这就是AU存在的必要吧!番外应该是不止这一章,急需喂药的赶紧吃完去一边等Turing@( ̄- ̄)@

 
 

        

 

评论

热度(481)

  1. Stephy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忽高忽低 转载了此文字
  3. 忽高忽低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满足了我看她俩亲亲抱抱死腻歪的心理,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