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肖根】普鲁斯特效应(只是标题看起来高大上而已)

原来这个叫普鲁斯特效应,味觉记忆真的比其他记忆都深远多了,真温柔,写这个细节就太温柔了

沧海轻舟:

贰拾老木匠:



依旧是……糖!!! 日常温馨向,在512之前先打好麻醉……
 木酱我坚决不捅刀,坚决不要BE,正剧已经如此的艰难,自己人不为难自己人。
 那么请各位尽情地,享,用,糖(来打麻醉)




糖罐传送门请戳这里


——————我是正文分割线——————

 *普鲁斯特效应,是指只要闻到曾经闻过的味道,就会开启当时的记忆。


 换作是三年前的Sameen·Shaw,打死也不会相信自己会想念一个人。老天,她可是二轴。但是,该死,Root出任务都已经一个月了还没回来。





 都一个月了!!!!!





 尽管时不时地就会接到Root打来的骚扰电话,但是Shaw听见过耳机里传出的枪声。自从上次Root中了一枪差点真的去见上帝之后,Shaw对她独自出任务总有点不放心。





 一个月。Shaw觉得自己有必要和TM谈谈。





 几乎是冲进地铁站的Shaw,简单说了句“嘿伙计们”算是跟呆住的Reese和Finch打了招呼。哦等等,他们刚刚是抱在了一起吗?





 “M……Mrs.Shaw,有什么事吗?”Finch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回应。





 “我有事找TM。你俩继续。”





Finch的脸又红了一些,刚想开口解释,Shaw已经进了车厢关了门。





Shaw对着TM的显示器,好吧可以称作是脸,“你给了Root什么任务?”





 【保密】





 “别他妈来那一套,我最拿手的就是审讯。”





 【你是第二轴人格障碍】





 “是又怎样?我就想问问什么任务能让那女人在外面待了整整一个月?!”





 【你,在,担,心,她,吗】





 “闭嘴!回答我的问题!”





 【保密】





 气急败坏的Shaw走出地铁站前,黑着脸对Finch说了句:“说真的,迟早有一天我会端着重机枪把TM轰烂”后摔门而去。





 “……”





 “……那,我们继续?”Reese调笑着看到Finch又红了脸。





 
 走在街上,Shaw心中的怒火难以平息。一堆破铜烂铁堆出一个混蛋上帝,它爸到底是怎么教导它的?!





  突然Shaw止住了脚步,转头盯着刚刚擦肩而过的女人。Shaw刚闻到一股洗发水的香味,和Root一样的洗发水味。




  但刚刚那个女人并不是Root。




  Root的洗发水是淡香型。这个香味让Shaw想起了她和Root进行剧烈运动时Root的头发与她的头发交织在一起;还有早晨醒来时旁边Root的脑袋,巧克力色的头发在枕头上柔软地铺开;一觉醒来发现Root已经外出时,Shaw会枕着Root的枕头继续睡会,枕头上残留的Root的发香让Shaw感到安心。





  Shaw就这样在街上呆站了将近一分钟。等回过神,发现有个拿冰淇淋的小女孩用一脸“发现智障”的表情看着自己。Shaw翻了个大白眼。





 心情不好的Shaw决定去吃点东西。





 找了家看起来不错的牛排店,点了份菲力牛排。坐在位置上,Shaw闻到空气中的牛排味。





Shaw想起以前自己和Root在结束任务后点了份牛排,Root在旁边不停追问到底是牛排好吃还是她好吃;Root有时会给Shaw煎牛排(不得不承认味道还真不错),Shaw喜欢看Root在厨房里的样子,爱人在厨房做饭,而自己倚在门框上和她拌嘴,Shaw觉得这也许就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还有半夜被吵醒时发现小黑客带着一份牛排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回家。





  Shaw突然失去了吃牛排的兴致。心里仿佛被什么思绪填满,看在上帝的份儿上,Shaw真心希望那不是思念。





  Shaw没等牛排上桌便离开了。




   店员看到Shaw黑着脸走出门,记起上次就是这个女人开着辆车直接撞进了店里和几个人火拼,这种人最好还是不要追上去索要牛排钱了比较好……不过上次站在她身边的另外一个持双枪的女人呢?她们看起来很般配,虽然她们让店老板差点破产。





  Shaw继续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路过一家叫Cocoa Sweetie的甜品店,飘来一股苹果派的香味。





  Shaw知道Root喜欢吃苹果,每次去超市都会买一大袋回来。给Shaw做好早餐后,Root喜欢吃两个苹果作为自己的早饭,Shaw知道Root喜欢一边啃苹果一边看自己吃饭,看在早餐味道不错的份上Shaw默默纵容了小黑客的行为。有一次早晨,Shaw起床后发现一个苹果被切成简易的兔子形状泡在盐水里,尽管在心里吐槽了下Root的刀功,Shaw还是吃了苹果兔子。





  Shaw进了甜品店,买了一整份苹果派带走。





  她才没有期待着如果Root能看到苹果派后的开心表情。




  Shaw甚至不能确定Root能否在苹果派的保质期内回家。她买苹果派是因为自己也喜欢吃甜的,绝对不是要留给Root,绝对不是。不过Root要是回来了,可以分给她一点。就一点点。





 拎着苹果派,Shaw记得这种闻到气味就想起有关于气味的回忆,好像叫……普鲁斯特效应?





Shaw觉得自己完蛋了,刚刚自己回想起的全是有关于Root的记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个女人竟慢慢占据了自己的生活。





 天色渐晚,街上的路灯依次亮起,Shaw决定回家。Shaw有些懊恼和沮丧,尽管她不想承认也不想知道为什么。又可能,她知道为什么。





 “嘿Sweetie,想我了吗?”耳机里突然传来Root的声音,Shaw呼出一口气。心里似乎不那么闷了。





 “少自作多情,”Shaw翻了个白眼,尽管她知道Root看不到。沉默了一会,Shaw开口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哦亲爱的,承认吧,你在想念我。”





 透过耳机Shaw都能想像到Root笑得有多得意。她就知道自己刚刚不该问她的。





  “嗯……实际上,我刚刚到家。”Root的声音里透着笑意。





 “任务结束了?”





 “是啊,这次的任务挺棘手,花了我一个月时间才端了那群人。我还挨了一枪,超痛的,”Root带着点委屈接着说,“我都还没吃饭就回家了。”





 “……怎么不去吃饭?”





 “急着回家见你啊Sweetie~”





 Shaw从街旁的橱窗中看到自己脸上带笑。





 “我买了份苹果派,一会就到家。”





 “我等你回来,”Root的声音里带着温柔。





  Shaw觉得,把整份苹果派都给她,也不是不可以。  




  天已经黑透,纽约城灯火通明。




  Shaw正走在回家的路上,而她爱的人正在家里等她。





   她们相爱,从生活到生命。
 
 
 
 



评论(1)

热度(241)

  1. 贰拾老木匠 转载了此文字
  2. 佚名啊贰拾老木匠 转载了此文字
  3. 忽高忽低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原来这个叫普鲁斯特效应,味觉记忆真的比其他记忆都深远多了,真温柔,写这个细节就太温柔了
  4. 沧海轻舟贰拾老木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