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肖根】圣诞夜 (不要脸的糖)被511虐炸的产物

可能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她温柔。不是她温柔,是你这刻心底温柔。

沧海轻舟:

贰拾老木匠:



#小甜饼# 被虐到不行于是搬出锅决定自己制糖的我 
人物可能OOC,关于细节可能有不足之处,请大家多多包含。
那么,来,尽情,吃糖

糖罐传送门请戳这里

———————我是正文分割线——————

12月的纽约,寒风在大街小巷放肆,街上的行人步履匆匆。与往常的冬季里一样,街边卖三明治的大叔跺了跺脚,抱怨着生意的惨淡;超市收银员小姐望向大街,祈祷着赶紧下班,好去约会。常人的日常生活构成了平常的纽约城。





 可今天有些不同。满世界的红色,金色的铃铛,以及挂满彩色饰物的松树,提示着Shaw今天是圣诞节。Shaw点开手机日历,确认了十遍日期,终于不得不接受今天是某个该死节日的事实。





 给被放倒在地的劫匪补上一拳时,Shaw的耳机中传来Root腻死人的声音。“Sweetie,任务解决了吗?有个姑娘正在Vincent咖啡店孤独地等你呢~” 





Shaw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咖啡馆那种地方我没兴趣。”





 “哦别这样亲爱的,不喜欢吃咖啡馆的三明治你可以吃我啊~”





 “……”





 “我给你买了礼物哦~”





 “…我不关心这些。”





 “真的没有兴趣吗?我给你买了护士制服,你可以在晚上让我穿上,然后做一些…”





 “够了Root,闭嘴。”Shaw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我给你点了这家咖啡馆的牛排哦,在网上评分超高的牛排。”





 “……我晚点过去。”Shaw挂了通话,脑海中Root穿护士装的形象却挥之不去。恼羞成怒的Shaw又对着地上呻吟着的劫匪的脸踩了一脚。





Shaw告诉自己,去咖啡馆是为了美味的牛排,而不是因为今天是哪个无聊节日或者是某个无聊的礼物。嗯,最不可能的就是那个礼物。





 傍晚时分,距离Shaw结束任务已经过去了将近五个小时。Root在靠窗的座椅上搅动着杯中已经凉透的咖啡,望向窗外。30秒后,一辆黑色SUV停在了店门口,从车中走出一个同样一身黑色的矮个子女人。





Shaw在Root对面坐下。“嗨Sweetie,我已经把你的礼物寄到你家了。”Root不出意料地得到一个白眼。





 “甜点和酒还没点,你想要点什么?” 





 “我无所谓。你决定吧。”





Shaw看着Root接过服务生拿来的菜单,翻开,浏览。对面女人额前的刘海有些遮挡视线,女人抬手随意将碎发别到耳后。一个小小的举动,可发生在Root身上却有种…温柔。 随即Shaw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了,自己竟然会觉得她温柔?一定是下午头撞到车门的缘故,一定是。





 等待牛排的时间里,Root一直zai喋喋不休地说着,没完没了地调情。能在咖啡馆里搅着咖啡面带笑容的说出“晚上我们可以玩注射器play哦”的女人,也就只有Shaw眼前的这个人了。





 终于等来了牛排,Shaw拿起刀叉大快朵颐,Root只拿了个小勺吃着苹果布丁。这家咖啡店牛排的味道够味,份量也足够。当Shaw享受着美味萦绕着味蕾的感觉时,余光无意中瞥见旁边玻璃落地窗里的人影。





Shaw的位置可以看到玻璃上映出的Root的侧脸,虽然不是很清晰。Root今天穿了件米黄色的风衣,衣襟敞开着。她正低头品尝着布丁,勺尖一点布丁送入微启的红唇,几缕头发随意地散下,整个人散发出要人命的吸引力。Shaw盯着玻璃窗上映出的Root,一时忘了挪开眼睛。





 “我今天有这么迷人吗,Sameen?”





 一句话让Shaw回了神,迅速扭过头继续切牛排。





 “得了吧,谁看你了。你的吸引力可比不上牛排。”





 不知是因为灯光和光线的缘故,还是因为某人被抓了现形,特工小姐Sameen·就是不承认·口是心非·Shaw的耳朵好像有些泛红。





 “我想,眼睛盯着玻璃窗可切不了牛排。承认吧Sameen,你就是在看我。”





 而前特工小姐依然选择嘴硬,“……我在练习盲切牛排。”





 “哦亲爱的我就喜欢你这种…”





 “闭嘴。”Shaw打断了Root。





 对面传来一阵沉默。Shaw抬头,看见Root眼中有些受伤和…失落?





Shaw翻了个白眼,叹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伸手进大衣口袋摸索着,然后拿出某样东西放在了Root的面前。





 这是个形状简单的金属片,而且材质绝对不是贵金属。但这片金属看起来很像……





 “我在海军服役时的名牌。今天收拾东西时恰好发现了它,我拿着也没用。”Shaw顿了顿,“这不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只是我恰好发现了它而已。”





Root看着眼前的军牌上铭刻的兵种,部队番号,军衔,血型,以及那个让她爱得为之疯狂的人的名字,大脑一时有些当机。





Root用手指轻轻划过军牌上Sameen·Shaw的刻字,感受着指尖传来的触感。军牌上划痕累累,显示出主人的过去。还带有大概是沾染上的硝烟的味道。Shaw把在服役生涯中随身佩戴的军牌给了自己,这让天才小黑客内心感动地一塌糊涂。





 “Oh,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真的可以吗?”Root有些难以置信,手中的军牌只敢轻轻拿着,不确定Shaw会不会改变主意把它收回。





 “不算什么重要的东西。你拿着好了。”Shaw只顾吃着牛排,连头都没抬。牛排还是趁热吃味道最好。





Root紧紧握住手中的军牌,脸上绽放出笑容。尽管Shaw不承认,Root仍将它算作是美好的节日礼物。





 “我不知道这些人庆祝圣诞有什么意义,”Shaw望向窗外的大街,行人在夜色中成双成对,街上灯火通明,餐馆里透出金色的灯光,门上装饰着红色圣诞饰物。





 “对于我来说,圣诞节和平常的每一天没什么不同。做任务,吃饭,睡觉,突突膝盖什么的。跟某个老头的生日半点没关系。”Shaw继续说道。





 是的,Shaw的军牌上刻着NR(无宗教信仰者)。





 外面开始有雪花飘落。纷纷的雪花自夜空中降下,安静地落在行人的肩头,落在街上巨大的圣诞树上,给圣诞节又多添了份浪漫和温馨。





Shaw上次听Harold说起,其实她也知道,Root骨子里还是有小女生情结的。哪个小女生不喜欢童话和浪漫呢?但Shaw的少女心从来就没存在过,所以她可能理解不了这些,也不知道怎么去制造浪漫。





 此时的Shaw就像一个笨拙的不知如何哄女朋友开心的爱情菜鸟。尽管如此,她仍然尽她所能,去做些她能想到的,可能会让她开心的事。她愿意。





 “外面开始下雪了。”Shaw开口说道,她将视线从窗外收回,转向面前这个她爱的女人,嘴角上扬。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再次传入Root的耳朵,








 “圣诞快乐。”





 外面雪还在下,而她们却觉得温暖。








——————FIN——————


评论

热度(248)

  1. 忽高忽低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可能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她温柔。不是她温柔,是你这刻心底温柔。
  2. 沧海轻舟贰拾老木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