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肖根】女朋友

       你觉得大多数时候,Root是个女流氓,尽管你想你没有立场这么说(你总期待刺激的东西不是吗?)但hey,你可是海军上校,还是靛蓝最好的特工,你走路很稳动作很少,不像那个女人,像被抽了骨头一样扭呀扭,而且走着走着就找不见了。你很生气,你总是控制不住想把她手脚按住,把她压在身下,不让她在你眼前晃啊晃的。你对这个想法很得意,但你还是忍住了,你可是最好的,这点滋扰你根本不屑于动。

       你记得有一次,你们去了迈阿密,一切都很棒,你们偷了飞机还干翻了一个恐怖组织,你甚至陪她喝了鸡尾酒,你于是想接下来应该有个性爱,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聒聒噪躁,一如同Root一样。你小心地看了她一眼,她看起来兴致满满,好极了,你想着,喝光了鸡尾酒。当然那天你们没上成床,你已经说了,Root是个一刻不停转来转去的陀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跟你说,xxx地方的guys有点不乖,然后把你彻底晾在一边。你生气,但你没去酒吧或者别的地方找个人解决root撩起来的火,你只是想着,好极了,把她抓住按住压住才是好办法,这是教训,你得记住。

       你当然没有想她,她只是你解决生理需求时的一个头脑影像,Bear在上,这没什么。那以后她又不见了一段时间,和她的机器女朋友不知道在地球哪面,所以之后见到她的时候,你还挺高兴的,当然,这是因为你终于可以实践下你的好主意了。她还是那个小流氓,聒聒噪的,还吃你豆腐,像个计划通一样,只要看见你就满心坏心眼总找机会拉你抱你壁咚你,有时候你生气有时候你纵容她,毕竟比她又不见了好,你想。你们又滚过几次,但你没尽兴,你摸着床一边空空如也,她又不见了,你觉得没办法,对她没办法,她怎么不能乖乖在你身边呢,你又生气,你想你们下次必须聊一下性事问题,这是不道德的。你忘了你才是实用主义者,干完就走的那种人,但是你在生气,不记得也情有可原对不对。

       可下了决心后,你不小心听到了她托芬奇给你捎话的录音,从窃听器里,芬奇总不能指望不付出点代价来让你为他做事吧,你干这个总是天衣无缝。你没有讲话,也哑口无言,你有点后悔了(安窃听器),你不擅长这种事,特别是这件事像某种动物,青蛙或者蛐蛐,在你脑子里叫嚣翻腾。Root喜欢你,你不擅长这种事但不意味着你不懂,Root喜欢你。你可能早已察觉,但从来没像此刻这么清晰过,Root喜欢你。而这件事搅乱了你的心,像它的授予者一样恬不知耻,大摇大摆的走进你的心房,一点客人自觉都没有,肉麻地抚过每一条血管和纹路。你吓得一激灵。

      你不是没有被人表白过,Cole喜欢你,你可能知道可能装糊涂,但你没和Cole睡过啊。你懊恼,你觉得都是性的缘故,你不知所措。你没有讶异几个闪回间,你情绪复杂度比往常几个月加起来都多。你从没想过你喜不喜欢Root,或许想过,但一瞬间就否决了,不,你不喜欢,你是反社会,你甚至没有在意的情感,这毋庸置疑。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通常很简单,这次也不例外,但你发现,胸口下有些细微的鼓鼓噪噪的声音消散不去,它们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大肆喧歌。你解决不了,唯有这个你没有自信,你躲开了。(你耻辱于提起此,士兵是不能退的)

       Thomas的号码跳出来的时候,你几乎惊喜于自己起了性致,因为有好几个月了,你的性伴就只有Root,即使算起来,你们没有过几次,她总不在,你提过的。你别样兴奋得推开男生们,钟情的看着Thomas,你觉得你的救星来了,从他妈的Root相关里解脱的机会来了。你没有意识到你潜意识里想了多少遍你喜不喜欢Root,反复的,燎原之势的。你如此迫不及待想去证明,尽管你不会承认。

       一切都很好,Thomas性感又会拿捏分寸,你享受试探中的你来我往,享受他朦胧的性暗示,你还想过这比Root不合时宜的调情高明多了。然后不合时宜的电话就来了,当然,root,你接进耳麦,她笑着,你听见她尾音翘得又高又理直气壮。她提起你们在安全屋的那次,well,是火热又缠绵,想到这你胸口一紧,打断她的孜孜评价,你决心不理她。她还是在电话边聒噪,不知道撒着什么娇,吃得什么醋,坏女人。你不知道是被谁撩起来的火,被膝头上Thomas的手还是耳麦里root自作主张独占你的宣言,这火烧地你有些眩晕。你陡然掐了电话,你不能再听,你甚至想抓住那个声音,把它拆解,揉进欲望里。

      结束后,你去找Root,当然,是因为芬奇给了你一份长的要命的密码,你得找个骇客破解不是吗?你看到她和芬奇在争执,她的脸难得不那么志气勃勃,甚至有点沮丧。你突然觉得逗弄她是份不错的任务,是你喜欢的有难度的那种。

       你从背后吓她,她果然呆了一下,好像在费解你的出现。她问你Thomas的事,你们又玩起了你们之间心照不宣的指代游戏。这次你没说在乎的是bear,而是不小心说了你在乎某人。话就那么溜了出来,该死的,她又赢了,你总拿她没办法,她叫你一个反社会去担心她的喜悲,做出这样过分的事就没资格不开心。你看见她笑了,你觉得胸口跳动的东西终于安静下来,四散而去了。你放心地握了下她的手,就握了一秒,好像也没有发生什么很坏的事情,除了她呆了下然后眉飞色舞地不断向你贴过来,手死死地抓着你的,还笨拙的想要十指相扣。你感受她柔软的手,像猫爪子一样,虽然枪使得不错,但却没留下茧。哼,不专业,你暗嘲,难得笑了起来。你感觉到纽约黄昏的晚风轻轻吹了起来。

       你觉得root绝大多数时间是个女流氓,少数时间里,是你的,sameen shaw的女朋友。


评论(10)

热度(145)

  1. 啾科科忽高忽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