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归人(十)

难过的像条死鱼😢

社会你八耻:

没有网络


我尽力了


在网吧的我嘻嘻嘻


短小


——


出乎意料的是Root并没有按照预想的那样走上去给Shaw一个拥抱,好了结她们之间所有未完待续的恩怨情仇,她向前走了一步,然后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终于停在了那里。


Root无法苟同那时候自己的做法,在她看来Shaw的形象也未必好到哪儿去,但当时的自己似乎将这视为了某种耻辱——她不能以这种面貌去面对Shaw。


——这几乎是最完美无缺的佐证。


年轻的自己显得突然的惊慌起来,她躲在一颗树的后面,努力的想要把手上的鳞片拔掉,但这一切都显得徒劳无功,她拔掉每一片的鳞,就有更密集的鳞片迅速的取代那个位置,她不断的拔着,血液很快流满了整个胳膊,但这除了让她变得更难看以外几乎毫无效果,她难过的几乎想要叫出来。


Root终于决定放弃这件事情,颓然的靠着那颗树坐下,她看着树叶和天空,似乎正在做某种抉择。


Root似乎意识到她即将要做的事情,她在心里疯狂的尖叫起来,但年轻的自己对此一无所知,她就保持着抬头看天的姿势,甚至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用手里的魔杖对着自己腿上的大动脉,然后狠狠的刺了进去。


 


最开始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痛感,但Root能感觉到呈喷溅状的鲜血,甚至有一两滴溅到了自己的脸上。


她麻木的拔出了魔杖,对着远方使用了一个飞来咒,一具刚刚被她杀死的尸体落在了她面前,她甚至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力度,叫那具尸体落地的时候不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但就在这个过程里,她腿上的伤口开始快速的愈合,这让Root不得不再一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而这一次她学会了规矩,她正不断的搅动着插在伤口里的魔杖,好让伤口不至于愈合起来。


血液迅速的流失,她开始感觉到失血过多的某种症状,但身体的炽热却达到了巅峰,她想要咆哮,想要杀人,但她唯一能做的是咬住了那具尸体,好让自己的声音一丝一毫都不让Shaw听见。


 


最难熬的过程终于过去,几乎毫无过度的,她开始察觉到疼痛和寒冷,两者仅仅的咬合着她的身体,连带着刚才应该遭受的疼痛,一样一样的落在她被血液浸满的身体,事实上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但对于Root早已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接下来鳞片开始一片片的消失,Root却早已濒临死亡的边缘,她将魔杖变形成一根管子,颤抖着将另一头插进了那具尸体的皮肤里。


死人的血流的异常缓慢,Root觉得自己至少需要二十分钟才能恢复到一个普通病人的状态,她被寒冷包裹着,被痛楚腐蚀着,所有的意识都只剩下舌尖的一句Sam。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念着这个名字,Root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辛酸,她想要哭,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想要哭,但身体里不再拥有一丁点多余的水份,只是雾蒙蒙的一片,灰突突的。


Root清醒的知道现实世界里的Shaw正在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也许她就坐在自己的身旁,就是这件事让她觉得难过,让她觉得委屈,她终于辜负了年少的自己,终于还是让那个人看到了最不想让她看到的样子。


她并不相信爱情的伟大,迷情剂能做到的感情又怎么能被称之为最真挚,但此刻的她看着自己愚蠢的样子,一种毫无防备的悲伤侵蚀了她,在一块坚硬的金属上乌突突的生了锈花。


 


Sam。Sam。


她感觉到身体的回暖。


 


Sam。


 


*


 


回忆结束于她摔出草丛的瞬间,她眼睛里映出了Shaw一点点惊喜一点点关切又一点点狼狈的模样,而她清醒过来,又在Shaw的眼睛里看见了泪水涟涟的自己。


“Sam……”


她仍旧沉浸在未完成的情绪里,即使她知道这并非现实,她仍不知道自己为何爱上那个家伙,却不再对这感情抱有任何的猜疑。


那天晚上她第一次允许了自己的失态。


 


彼时的感情是投递于虚无之焰的一张羊皮纸卷,她守在壁炉前,试图抓住一点还没烧成灰烬的碎片,她看见自己亲手书写的情绪支离破碎,那上面的感情归属感沉重的要命,即使那还不是她的。她像个被突然拉到舞台上的观众,却又自顾自的入了戏。


她看着Shaw,Shaw也看着她,她们都在努力探究着彼此的瞳孔里最后的一点点阴影,回忆在时光的洪流里被水冲走,却又留下一块不规则的深痕,那是存在过少年的吻。


真可惜,忘记了曾爱过你。


 


那个沉默的家伙依旧无言,她只是伸手揽住了Root的肩膀,假壁炉中的火焰在沉默中劈啪作响,给了这个冷清的夜里一点温情的余地。


她不再哭了,却说不出话,回忆教她失言。


Root的脑子里并不乱,却不再能运转,她只觉得由衷的疲惫,一夜里过了半生,沉重如一根石柱负在她的肩。


“然后呢?”


“我不知道。”Shaw做了一个深呼吸,她拘谨的空了一会,又嗫嚅出一句抱歉——不知道是对谁。


Root垂首看着Shaw握紧的拳,她知道自己并不爱她,但她却爱这个人眼瞳深处藏着顽皮的灵魂。


“最后一次,”Root收敛了情绪,“得弄清楚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才会成为今天。


 


Shaw温驯的把魔杖交还给了Root,这让Root意识到一些莫名的凄楚,她看着她,Shaw的眼里平静而坦诚,即使她仍然衣衫不整。


Root把魔杖丢在一边,伸手将她的衣服整理好,又拿了手帕为她仔细的擦了脸,她在做这些的时候有异常温柔的神情,在眉脚在鼻尖。


她想,这大概是她能给那个不顾一切的自己,最好的结局。


 


TBC

评论

热度(149)

  1. 忽高忽低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难过的像条死鱼😢
  2.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阿吏夫海洋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菜门奥义·八耻
  4. JFM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