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授权翻译】Fish Out Of Water——ieatmyfingerprints

作者肯定很喜欢莎士比亚吧,词藻真漂亮,翻译的也好

粽子今天没有吃药:

(找授权去第一章)_(:з」∠)_开学真是好难过……都没时间翻文……QWQ我心好累……恩,拖了一周多的大结局终于来了!~\(≧▽≦)/~之后会翻233粉福利(虽然早已破233了=。=),=L=别问我为什么要纪念这个数字,因为……我是个逗比_(:з」∠)_   以及:谢谢大家的支持和不离不弃QUQ




剧透:有你的地方,哪里都是家




为了粽子的保质期(什么鬼?),在此附上食用说明:如果你对不负责任的翻译菌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可挑错。至于错字病句……请随意,可忽视,可挑剔,仅你喜欢。如果实在不喜欢粽子的译文_(:з」∠)_,请右上点×    以及:建议阅读原作




下方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续)  第二章  第二章(续)  第三章




第三章:Home Is Where You Make It




有些事情不需要解释。你就是知道,本能地知道。她记得当她唤着Root名字时所产生的拥有感。她猜想,这是古老的魔法。这是强大,古老的魔法。Root将她的真名当做礼物送给她,她便能使用它。她要做的,就只是呼唤Root的名字,美人鱼便会赶来,不论多远。但她没有。她永远不会,她每天晚上都对自己这般重复道。Root在陆地上永远不会感到快乐——这里是Shaw的家,不是Root的。




Root能活几十年,几百年,到那时Shaw早已化为尘土。Shaw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总是会变得非常现实。她很大程度地依赖于逻辑和理性。这一切是那么地毫无意义,那么地无关紧要。想念Root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仅此而已。Shaw只需要改掉这个习惯,如此罢了。




但Shaw发现自己开始做一些自己不想解释的事情。她再没去海边,她再没出海捕鱼。相反的,她的口味开始倾向于鸡笼里的鸡。不过她并不想杀掉它们(她喜欢有鸡蛋吃),于是她走到鸡笼后面,沿着一条布满碎石的小路,来到了沼泽地附近,在那里狩猎。




她抓住了兔子,和一些看起来像是麋鹿的近亲的啮齿动物,但她不敢肯定它们到底叫什么。她曾试着吃海狸肉,但它太硬了,而且闻起来很奇怪。麝鼠肉还不错,如果味道不那么重就更好了。沼泽湿地附近的鸟类倒是很丰富,不过很难抓到。Shaw无视了小龙虾,虽然它们毫无疑问地是一顿美餐。她不再去想渔民,长矛和因为受伤而差点被捉住的美人鱼,她也绝不再去海里狩猎。她现在最喜欢吃的是蛇。先和蛇先生好好干一架抓住它,之后的剥皮过程让人身心愉快,然后再是能吃的肉。




Shaw现在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独处,来思考。她想到了纽约。她想到了她之前的生活,为政府杀戮。她曾是ISA最顶尖的杀手,虽然她的技术可能会生疏,但她坚信多加训练便可回到之前的水平。她想到了她布置简单的旧公寓,和纽约每一条在拐角处便有酒吧的街道。




海滩和她的小屋都变得太安静了,再没有恼人的喋喋不休与她作伴。现在似乎比不上之前了;空洞了,缺失了。Shaw曾经一度渴望的安静,现在成了她耳中的痒,就像一只苍蝇偶然地飞进了耳朵里,嗡嗡作响让人烦恼。那之前让Shaw逃离纽约的噪音,现在想起来突然充满了吸引力。这是个不错的假期,但她开始想要收拾行囊,回归她真正的生活了。她开始想念杀戮的感觉了。那儿会很吵闹,很大声,充满了打斗和枪响,一点儿也不像海滩。




喋喋不休,惹人讨厌的客人的声音一刻不停;海鸥的鸣叫声,海浪的翻涌声,渔民的欢笑声,一刻不停,温暖的小屋,稳定的劈柴声,火焰的噼啪声,一刻不停,在她耳边一刻不停,放大的安静,快要将她逼疯。




Shaw不明白什么时候噪音也变得如此复杂了。




有一天,她的手毫无意识地动作着,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就已经将她微薄的财产收拾好,丢进了卡车里。她在这里没有太多的必需品。她能留下一半毫无用处的东西。




她想过跟一些熟悉的面孔告别(旁边的第三间小屋里住着友好的一家人,他们有时会邀请她一起吃晚饭,但她总是礼貌地拒绝),但最终还是没有。她不会做这种事。她不怎么和邻居们往来,她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不和他们打招呼。她不是擅长这种事的人。她卖掉了她的鸡。




她把那件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枕头上的油布裙子留在了那儿。从那天在枕头上发现它以来,她就没有碰过它。




也许她会养条狗。也许不会。不过至少她有得选择。




——————————————————————————————




从她恢复职位,再到她的老板递给她一个黑色信封,并暂时开除她的职位,Shaw已经回到纽约至少一年时间了。他甚至不能看着她的眼睛,告诉她,她是他最优秀的杀手。




“…但是?“Shaw提示道。他叹了口气。




“但是你…我需要的是一个冷血的杀手,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你杀人是因为你很生气。我也不会问你其中的原因——这不关我的事,我也不管。但你已经对我们有了拖累。一个满腔情绪的杀手对我毫无用处。我不能让个热衷杀戮的杀手去执行任务,Shaw。超出我的掌控,这样太冒险。我这么做是为了挽救我们俩。另一种选择是别人在你睡觉的时候杀了你,你想这样吗?你是个好特工,Shaw。我是在帮助你。”




Shaw石头般冷冷地盯着他。她对解雇这事儿没有一点感觉,就像对其他任何人一样。




“听着,我知道干这行儿不容易。多多少少会影响情绪。去看看心理医生。或者看在老天的份上,Shaw,去休个假。”




Shaw在街道里四处游荡了两周,漫无目的,焦躁不安。她擅长的技能非常特殊,她不觉得自己能找到一份固定的工作。不过她也可能不需要(杀手的报酬可是相当高的)。




——————————————————————————————




她不知道怎的,又回到了海滩上,不过这次,她背了一个行李包,背在一侧肩膀上。记忆指引着她的脚步,即使已经过了一年,她最终还是来到了她的小屋跟前。她敲了敲门,但没有人回答。她推开了门,朝里边瞄了一眼。




里面很乱,但没有人。两件衬衣被扔在地板上,抽屉没完全推拢。书乱丢在地板上,笔凌乱地躺在旁边。床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门口放着一双凉鞋,一双靴子。Shaw关上了门,想在新主人回来之前转身离开。




她沮丧地以为,这能保持很长时间,没有人会进入她的小屋。渔民不喜欢浪费,而且她的小屋非常适合居住。现在的问题是,在她想好下一步要去哪里之前,她得先找个地方过夜。




她也许该去村子中央转转。也许会有人认出她,让她借宿一晚。她带了些钱,可以换点东西来交换一晚的住宿。




她就快走到那儿了,然后听到从拐角处传来的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有人从身旁撞到了她。




“对不起,我没——”Shaw抬头看见了棕色的大眼睛。她刚开始还没认出来,因为Root看起来和之前很不一样。她看起来跟其他渔民没什么两样,穿着衬衫和短裤,短裤,梳着一个马尾辫,手里拿着一本书。她们盯着,看着,凝视着。




“Shaw?“Root的眉毛拧到一起。Shaw还在盯着她看,无法理解。Shaw眨了眨眼。




“Shaw?我-Shaw,是我,“Root结结巴巴地说道。Shaw再次眨了眨眼。Root吞咽了一下。




“你在家吗?因为Daniel说有人进了房子,他担心那是小偷,所以他告诉了我,他说那是个小矮子,穿着一身黑,我,我想那可能是你,然后我就跑了过来,我——”Root含糊不清地说着,颤抖地呼吸着,视线回到Shaw身上。




Shaw花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Root在等她回答,但她想了半天也只想出了,“Daniel?…”




“一个男生。只是个——有次下大雨的时候他帮我修好了屋顶,他只是只是个朋友,那次下雨把所有书都淋湿了——“




“这样啊。”Shaw有些语气激烈地说道,打断了Root紧张兮兮地喋喋不休,尽管她不是故意的。Root舔了舔嘴唇,伸出一只手去,但是Shaw本能地退缩,向后退了一步。Root咬着下巴做了些怪异的动作,脸上仍是令人猜不透的表情,手臂又软绵绵地垂到身侧。另一只手不安地顺着她绑起来的头发。




“我回来了,Shaw,”Root突然说道“我回来了,但你不在那儿了,没人知道你在哪里,没人知道你的手机号码——“




“我现在在其他地方待着,”Shaw坚定地说,即使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控制她的嘴。这完全不像是她的大脑。她想,她并没有做好来处理任何个人性质的事情的准备。人们经常这么说她,但Shaw此刻终于认同他们的说法了。Root的喉头又动了一下。她的目光一直没从Shaw身上挪开。




“停下来喝杯咖啡?你可以先去做你要做的事,然后再来,我可以等(你)——,”




“咖啡。”Shaw沉闷地回应道。咖啡。Root皱起了眉头,双手防御地交叉在胸前。




“没错,我会泡咖啡了,也没那么难——“Root阻止了自己的喋喋不休,“Shaw,来喝杯咖啡吧。就一杯。就,求你。”




Root看起来像是在乞求,这让Shaw产生了无法描述的痛感。情感缺失个屁,去你的,愚蠢的治疗师。一堆愚蠢的感情在她内心里交战,她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Root啃咬着她的下唇,Shaw看着她,大眼睛里满是恳求。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Shaw转身想离开,Root快步走上前,伸出手抓住了她的前臂。Root再靠近了一点。




“求你”,Root低语道,死死盯着Shaw的眼睛。Shaw低头看着被Root的手指紧紧握住的地方。她们的皮肤接触着。




终于,Shaw简略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走开了,无视了停着她后背的沉重的目光。她漫无目的地在村子中心的各种小店里游荡着,注意到了一些小小的变化。这里更有生气了,虽然不是特别有生气。铁匠看起来更忙了。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因为她在这里没什么事可做。她想,她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做好准备。当她几次走过之前看过的小店和摊位,当那儿没什么可看的了,她便走回了她的小屋。




——————————————————————————————




当Shaw站在门口的时候,她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敲门,换了一条腿支撑身体。这很奇怪,因为事实上,这是她的房子,但她同时又是一个外人。最后,她决定不敲门,直接转动把手将门推开。




Root正笔直地坐在床中央,当Shaw进来的时候,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她的头发披散下来,样子看上去更令人熟悉了。房间收拾得很整洁,Shaw之前看到的脏乱已经消失了。




“我,我以为你不会来了。“Root说话的方式令人感到不安。它是如此…现代化。Shaw耸了耸肩,将她的行李包放到门边的地板上。然后,她尴尬地站在那儿,不知道该坐在哪儿。




经过长时间的挣扎,Shaw终于生硬地说,“所以,咖啡?  ”




Root有些惊讶,然后几乎是跑到抽屉跟前,开始摸索,颤抖的手指拿出了两只杯子。在任何其他情况下,Shaw都有可能会笑起来,取笑她。




“你忘了咖啡?”




“我——我——”Root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说道,寻找着咖啡粉,没有抬头。她砰地一声关上了抽屉,然后在找到一大罐咖啡粉后对自己先前制造的声响感到畏缩。她小小地道歉了一番。




Shaw静静地看着Root将水壶里的热水注入水杯中。Root递给她一只杯子,Shaw从她的手中接过杯子,无视了Root颤动的手。这气氛让人很不舒服。




“我学会了阅读,”Root突然说道,声音有些尖锐,但Shaw什么也没说。Root挠着她的指甲盖,全身姿势僵硬地像块木板。




“你办完事了吗?“Root用她软绵绵的声音问道,Shaw翻了个白眼。




“你他妈到底在做什么?”




Root退缩着,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双手焦虑地绞在一起。




“Shaw,我——我回来了,好吗?我不应该离开的。我很抱歉。我不知道该——“Root有些破音。




“没关系。我不在乎了。“Root的喉咙滑动了一下,就在Shaw转过头不看她的那一刻,脸紧绷起来,表情变得严肃。




“不,你在乎”Root嘶嘶地说道,突然生气起来。“你在乎。这就是你离开的原因。因为你他妈的在乎。”




“我不——”




“不,你在乎,”Root抬高了声调咆哮道,略带侵略性地向前迈了一步。Root的手焦虑地抚着她的头发。Shaw冷冷地看着Root咬紧了她的下巴,再松开;然后将自己的杯子放下。




“我要走了,”Shaw果断地宣布道,然后转身离去。Root快速地向前跨了三步,走到她背后,将她拉入自己的怀抱;双臂紧紧地环抱着她,局促的呼吸喷到她的脖子上。




“Sameen”,Root只这样说道,但她紧张的声音是那么刺耳,那么让人不舒服。Shaw甚至能听清她声音里的每一丝绝望。她感觉到Root颤抖地吸了口气。




“我回来了”Root紧张地说道,努力克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但是你不在这儿。我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你。我不知道能在哪儿等你。”




Shaw叹了一口气。




“我要是永远不回来了呢?”




“我总得试试,”Root的鼻息洒在在她的脖子,环抱在她腰上的手臂压到她的肋骨。Root犹豫了一下,然后吻上了Shaw的颈部曲线。“你为什么要离开?”




Shaw考虑了所有能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最终选择坦诚相待。




“这里太安静了。”




“你喜欢安静。”




“我知道我喜欢。”又是一阵沉默。这感觉像是有东西在她皮肤底下骚动,犯痒。她不知道她怎么喜欢过安静。




“你从来没呼唤过我,一次也没有,”Root说道,声音细小又脆弱,让Shaw想将那影响她的情绪赶走,直到她再也不能发出懦弱无助的声音来。“你要是呼唤我,我便能听见的。”




“我知道。”




“你不,”Root的喉咙又滑动的一下,就好像她在Shaw周围就永远不会停止紧张一样,Shaw讨厌这样。讨厌Root看起来是如此地害怕。“你不想我吗?”




“我想让你回到海里。”Shaw没有承认。但这是真的。Shaw也许不太明白感情,或是任何感性的个人行为,但有一点她很清楚:她讨厌看到Root痛苦的样子。Root环抱着她的双臂又收紧了些,另一丝战栗的气息盘旋在她的脊柱与身后那人相接触的地方。




“你不能这样说,Shaw,”Root说道,声音有些哽咽,“不能期望我让你走出那扇门。”




Shaw身体里总有着沉重的感觉,她之前一直没有感觉到;直到现在这感觉在她体内变化着,卷曲着,翻滚着,才让她能意识到它的存在。




“你为什么在这里,Root?”




“大海……”Root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措辞,所以她最后选择了呼应Shaw早些时候的回答,“太安静了。”




“你喜欢安静,”Shaw紧接着回答道,将之前的对话颠倒过来。“你讨厌这儿的噪音。”




“我知道我不喜欢。”




一种奇怪的沉重感在她们之间滋长,在她们消化和处理藏在层层意味深长的话语下,她们对彼此的心声时滋长着,因为直白的言语总是太过强烈,让现实难以接受。




“你的朋友说我矮?”




一会儿后,Root恢复了镇定,她的手臂轻轻地搂着Shaw。她将鼻子埋进Shaw的颈窝,深吸了口气,再叹息道。“别走。”




Shaw叹了口气,头往后靠,她早在很久以前便已经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拒绝Root。




“你在做什么,Root?”




“赢回我心爱的女人的芳心,”Root说道,声音低沉;她现在磨蹭着Shaw的脖子,落下点点轻柔的吻。她柔软的嘴唇抵着Shaw的皮肤,像羽毛般弄得Shaw直痒痒。




“我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这些书,但这些书对你有害。”




“这看起来很公平。之前是你在追求我,所以现在轮到我——”




“等等,”Shaw略带防御性地说道,差点儿被噎着。她伸长脖子,扭过头,给了Root烦躁的一眼刀,“我没有追求你——”




“你邀请我到你的巢穴。你允许我察看你的巢穴。你给我鱼,还有其他礼物。怎么就不是在追求我?”




“一个魔方不是礼物!而且我没有邀请你——“Shaw说到一半突然想到,Root可能是在调笑她,但这不是她突然停下的原因。Root的目光落在她的嘴唇上,专心地看着她的唇瓣在咆哮中开合。Root的眼里缭绕着一层烟雾,她看起来都没在听Shaw说话。她的睫毛颤动了一会儿——它们总是那么长吗?——她的目光对上Shaw的视线,就像个伸手从饼干罐里偷吃却被抓了个正着的小孩。Root吸了口气,胸部抵着Shaw的后背,脸颊上的一块肌肉抽搐着。




“Shaw?“Root有点紧张地说道。她咬着下唇,看着Shaw茫然的目光盯回来,然后喘着粗气说,“现在我要吻你。”




Root慢慢地倾身向前,舌头先轻轻地舔着Shaw的下唇,然后再深入两片唇瓣之间,正确地亲吻她。Shaw的身子没有发软。她绝对不会。绝对不会因为Root的舌头正做着的各种挤压和摩擦,哦——(幸好Root现在正站在她身后抱着她)。




然后她的手指穿过Root的发丝,轻轻抓挠着她的头皮,也不知是谁发出了呜咽声,她试图挪动到床边,却被纤细的长腿绊倒。她们急切地撕扯着对方的衣服,手指疯狂地进入对方体内,除了“yse”和“oh,god”,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她们之间再无其他情话(剩下的那些模糊不清的呻吟和喘息可能不算是的话语)。正好Shaw总是喜欢行动多过言语。




——————————————————————————————




“我第一次哭的时候…感觉很奇怪,“Root突然轻声说道,在她们小别胜新婚的性^爱之后躺在床上。她的下巴靠在手背上,手掌贴放在Shaw的胸口上。 另一只手在Shaw的脖子上勾画出无形的藤蔓。Shaw的身体僵硬起来,对谈话的内容感到很不舒服,但Root接着说了下去。




 




“我的眼睛在海洋里从没有过烧灼的感觉。它不停地烧灼着,烧灼着,我以为是海滩在生我的气,将阳光投射进了我的眼里,不管我游到多深的地方,都摆脱不了它。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直到我在六个月之后回到这里。”




 




Shaw叹了一口气。“Root”,她警惕地说道,一只手搭在Root的臀部,另一只手揉着Root太阳穴的位置,手指穿进Root的头发里。她从不擅长安慰别人。




 




“让我说完,”Root 说道,语气却不似她想的如同命令那般。听起来反而更像是个请求。Shaw点了点头,拇指继续轻轻地揉着Root的太阳穴。




“你的海滩跟着我。它跟着我到底下,到那又冷又美丽的海洋,到我生活了三百八十年的可爱家园。但每天夜里我都会梦到阳光和沙粒的颜色。都能在安静的海洋里听到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鸟鸣。”




不知为何,她感觉Root的话像是计划好了的,仿佛她早已在脑海中排演了一万遍,却一直没能有机会大声说出来一般。也许她就和Shaw感受到的一样,总觉得嗓子里面很痒,非常痒,特别痒,但不一样的是,Shaw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所以Shaw缄默着,让Root说出她想说的。




“我有个想法,Sameen,”Root继续道,紧张地舔了舔唇瓣,再抿紧了双唇。她的手指像在键盘上飞舞一般,沿着Shaw肋骨的山脊敲击着,目光落在别处,而不是Shaw的眼睛。




“我以一条人鱼的身份活了很长时间了。我,“Root咽了咽唾沫,手指已经停下了轻轻的敲击。Shaw挑起一边眉毛。“你的海滩足以让我回来,却不足以让我留下。”




“我们去别的地方吧。”Root说道,嘴唇组织出一串坚定地话语,目光仍在别处。Shaw长时间的沉默,让Root接下来的话语显得有些动摇不定。“当然,除非你不想,我是说,跟我一起去。除非你不想跟我一起去,”她慌忙补充道,笨拙地说着,没能像她想象的那样掩饰好自己的不确定。




“你想去哪儿?”




“某个地方。任何地方。每个地方。我一直在阅读这些书,你的世界里有那么多的东西让我想要去见识。”Root用一只手肘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但她的目光却似乎停驻在了Shaw下巴附近的一个小点上。但她每说一个字,就更多一点自信,Shaw越让她漫谈下去,她便越愉快。




“我们去看遍一切吧,Sam。我们去中国,罗马和莫斯科,还有那个你告诉过我,有着最好吃的牛排的地方。我们去滑雪,去攀岩,去跳伞。我还从来没有坐过飞机。我们还可以去剧院看莎士比亚的戏剧。”




Shaw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出于某种原因,这逗乐了她。这让她的心里溢满了一种细微的感觉,细微到她担心她可能会嘲笑自己居然感觉到了。




“你想看莎士比亚的戏剧?”Shaw疑惑地问,总感觉自己要嗤笑她们之间这段疯狂的谈话。她不具备处理自己内心情感气泡的能力。Root的眼睛终于猛地抬起来,对上了Shaw的。




“互联网上说他是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我要怎么——这真是太蠢了,你们居然将它称之为网络。没听说过比这更不像网的东西了。完全反了。网络那么大,就应该把它和宽阔广大的海洋联系在一起。“Root傲慢地说道,她的恼怒随着Shaw嘲笑的表情蔓延开来。Shaw笑起来,伸手去抓Root放在她胸上的手,虽然Root一直在将伸向自己的手拍开,却还是被那人的手掌给握住。




“你会想念它的,你知道的。大海。”




“我在那儿住了够长时间了。是的,我可能还是会想念它。”




“你得过常人的生活。”




“我知道。”




“我脾气不好。我不懂感情。”




“没错,这我也知道”Root温和地说道,毫不掩饰她声音里的喜欢和宠溺。




Shaw翻过Root的手掌,指尖描摹着她皮肤上的细纹。




“好吧。我们去看莎士比亚的戏剧。”




Root用力地咬着嘴唇,尝试着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那么地光芒四射,不过还是失败了。她就这样笑着,直到Shaw生气地看着她,(毕竟她有演戏剧的天赋,她当然会被莎士比亚的戏剧所吸引)然后她变换了姿势,倾身向前,她的身体从大腿到胸部,都完完全全地贴在了Shaw身上。




“好,”Root说道,当她亲吻她的时候,Shaw终于觉得,有些东西确实是在她的胸膛里跳动着。这是一年多来她一直不想承认的疼痛和渴望,是一种源自内心的强烈的解脱,即使她永远也弄不明白感情,她也绝对能接受它了。


——————————————————————————————


吐槽:欢喜的大结局,=w=美人鱼治好了二轴!人鱼根真棒!



评论

热度(354)

  1. 忽高忽低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作者肯定很喜欢莎士比亚吧,词藻真漂亮,翻译的也好
  2. The Fifth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