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肖根】Fish Out of Water AU Chapter 2/3 Part I【黑历史】

这篇Root太可爱了呀

blankV:

回来更文了【羞羞脸


AASS真是太美好了 她们知道肖根有多重要😭


这是第二章的PARTone噢,还没翻超美的海中夜游的戏(




第二章 海洋


 


半个月后,Root腿上的绷带取下来了,随着Root的动作越来越灵活,Shaw发觉自己越来越难移开目光。Root仍然拒绝穿裤子(她觉得那就是缠住她尾巴的网)。


 


就像Shaw推测的那样,Root的脚踝又过了一个月才勉强看上去可以走路了。Shaw在当晚又仔细地检查了下,彼时Root正在床上不停地上下颠着,坐立不安。


 


“看上去还是很脆弱,但是我们可以试试,”Shaw说到,在对那只脚做了一系列活动测试后看上去终于满意了 。她用一只手环住了Root的腰,Root小心翼翼地把脚放在了地上。但是当她试着施加压力时,Root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哼声,她的重量向后压在Shaw身上。她们又试了几次,Root在她能一口气走到门边再折回来之前拒绝休息,Shaw一直在旁边扶着她。


 


Root现在想到处乱走了,既然有Shaw在一旁扶着她。这对Shaw来说简直是灾难,她非常恼火,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Root,因为她总是不受控制地注意到某些事情,比如Root滑如凝脂的皮肤,比如Root的脸近在咫尺时她头发的气味,比如那些仔细抚摸着新鲜事物的修长手指,会紧紧抓着她作为支撑的手指。


 


就在那么一个平常的场合,当Shaw正在帮助Root躺回床上时,Shaw意识到了一件事。她不是唯一一个在偷偷打量对方的人。她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在Shaw决定发火之前,Root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并且看起来相当坚决地盯着Shaw的嘴唇。在Shaw的大脑处理这过分的信息量之前(看在上帝的份上,她床上有一条美人鱼,然后她还在想着亲吻Shaw),Root将Shaw拉到了床上,就在自己的身体上方。


 


Shaw将两只手掌放在Root脑袋两边的床上支撑着自己,她的一条腿跨过Root的双腿,另一条别扭的跪在地板上。她沉默地向下看着,Root沉默地看着她。


 


“所以你在干什么?”Shaw脱口而出,她的大脑当机了。Root眨了眨眼,然后她向上抬起身,将嘴唇贴在了Shaw的嘴上。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们就这样丝毫不动,然后Root撤回身来,重新把脑袋靠在床上。


 


“呃,”Root若有所思的说。


 


“怎么了?”


 


“我以前看到人类这么做,他们那样的时候显得……有趣得多。”


 


Shaw不爽地眯眼看着她,突然之间觉得自尊严重受损,因为她的吻技受到了质疑。她皱了皱眉,然后果断的重新吻上Root的嘴唇。Root一动不动地任Shaw缓慢地抚摸着自己的下唇。Shaw轻轻地咬了一口,在Root的下唇上吮着。当她抬起头来时,Root的眼里有一种热切。


 


“好吧,”Root有点气喘吁吁地,“这样好玩多了。”她又抬起上身。当Shaw的双手伸进她衬衫里,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胸部时,Root发出了一种奇特的小声音。


 


“这感觉不一样,”Root有点茫然的说,她深吸了一口气。她现在不再亲吻Shaw了,似乎想好好观察一下。所以Shaw转向了她的脖子,抬起身体贴上Root。Root的身躯像是丝绸一样柔软而且光滑。当Shaw的手滑过她的上身,向下游走直到她的大拇指尖在Root的髋骨上打转时,Root猛地惊动了一下。


 


“我,我——”Root舔了舔嘴唇,有点紧张吞咽了一下。Shaw的身体绷紧了,她撤回了身子坐到Root旁边,用一只手胡乱抚了抚自己的头发。


 


“听着,我不觉得你知道这是在干什么,所以我们最好就——”


 


“那就教我,”Root说道,尽管她的声音很小,但是Shaw在她眼睛里看到了坚定的神色。Shaw几乎就要开口问她是不是确定了,但是Root也坐了起来,吻住了Shaw。这次Shaw没有碰Root肚子以下的任何地方。她的双手轻柔地略过Root的身体,对方看起来完全瘫软了。Shaw抚过她的双臂,肩膀,脖颈,然后是腰身,肋骨,然后是她胸的底测。


 


Root学得很快,而且一点都不介意掩饰她的砷*吟声(这女人真对矜持没有一点概念 )。她尝起来像是新鲜的泉水,尽管她是从海里来的。她也尝起来像盐,不过不是大海那种湿乎乎的阴郁的咸味,而是一种清新、锋利的味道,像是龙舌兰酒。这种味道在Shaw的体内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欲望,她用来支撑自己的手紧紧地抓着床单。Root小巧的乳头正顶在Shaw的另一只手掌下。Root似乎对这种感觉感到无比惊讶,同时也非常满意。


 


“再做一次,”Root要求道,她的眼睛透过半睁的眼脸闪闪发光,Shaw毫无异议。


 


Root在亲吻之间说道,“这感觉就像大海,”Shaw意识到,海水总是寒冷的。


 


——————————


 


跟美人鱼做爱简直荒唐透顶。


 


Shaw发现Root是一个极度重视感官享受的生物。她完全不知保守为何物,而且一点也不害羞。她完全是被欲望和好奇心驱使的,她让Shaw教她人类干的这档子事。


 


Shaw在她身上游走的手让她越来越觉得急切,期待着一个她并不清楚的走向,所以她在Shaw身下不停地扭动着,因为不知道应该如何正确地表达她的需求。Shaw当然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她十分的享受对方这种半推半就的挣扎。


 


当Root咬住Shaw脖子或肩膀时,Shaw终于体验到了那些她渴望已久的锋利牙齿。她发现事实比她想象的要尖锐得多,同时更加令人满意。Shaw的肩膀上已经出现了显眼的齿痕,但是Root小心地没有咬出血。


 


当Shaw第一次碰到Root的大腿内侧时,Root的身体紧绷了起来,咬住了嘴唇。她罕见地因为羞愧而颤抖着,并且移开了目光,害怕自己因为失去了鱼尾而变得丑陋。Shaw理解她的感受,所以她半是鼓励半是哄劝地让Root张开了腿。


 


Shaw的手指滑过Root两腿之间的潮湿时,Root完全震惊地睁大了双眼,因为享受而全身发抖。当Shaw用一根试探性的手指轻轻地碰到她的私馫处时,Root的腰颤抖了一下。


 


“噢,”Root恍然大悟的说,仿佛她刚刚意识到那种欲望的来源。Shaw冲她咧嘴一笑,凑上去亲了亲她。


 


“噢,这个—这个感觉——,”Root语无伦次地说,她的眼神因为Shaw正在她私馫处轻轻打转的手指而失神着。


 


“不错?”Shaw提示道,在Root的颈下重重的呼吸着。Root疯狂地点头,身体颤抖着,头发摩擦着Shaw的脸颊。Shaw轻轻咬了对方一口,然后贴上Root的耳朵。


 


Root一直睁大着眼睛,甚至在Shaw小心地进入了一根手指之后,急切地品味着每个细节。被这样进入的感觉完全是新奇的,而且她不停地说“噢”,仿佛学到了什么新东西。但是Root的床技简直是与生俱来的,她的本能不停地催促着她索要更多。Root高潮的时候简直令人神魂颠倒,Shaw心荡神驰的感受着眼前的景象和声音。


 


“这个绝对不一样,”Root随后气喘吁吁地说,彼时她们俩都倒在床上。


 


Shaw几乎可以肯定神绝对是在故意逗她,因为自从这第一次之后,Root就没完没了的想做爱,而且是没、完、没、了。不管Shaw是不是因为白天狩而猎筋疲力尽,或者是没心情。


 


然后Root就学会了自给自足,当Shaw不愿意的时候。本来Shaw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Root就是——不知道什么叫矜持,而且每次她都发出很响的呻吟声,让Shaw坐立不安。


 


Shaw简直害怕有一天Root会毫不知情的在公众场合这么干(她确实想着有一天能带Root离开这个小屋,当Root不会被渔夫们打死的时候),所以她被迫跟Root进行了一场非常令人不适,非常激烈、非常啰嗦的关于妥当行为和性爱的谈话。


 


“当我们嘴唇相贴的时候,这叫亲吻---”


 


“我们没有交配季节!不是,我们是——,给我闭嘴Root,不是——给我闭嘴!”


 


“什么?!我们的男性不提供卵子——男性人鱼难道提供——算了,别告诉我,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别告诉我——”


 


“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定得穿上裤子——”


 


“因为我每次听到你自己摸——这简直太让我分心了好吧!你就在我旁边干这档子事!”


 


“不,我们不随便跟陌生人做这档子事——这是一种独特的……联接,你懂得神圣感吧?不,你不能跟其他的渔民这么干——你想被鱼叉弄死——”


 


“是,我知道海豚是一大堆一起做,但是我们不是海豚——”


 


“给我穿上裤子Root!!!”


 


Shaw在这场谈话中无数次被气得噎住,她现在可一点都不敢保证自己不会把Root徒手掐死(不过那样就太可惜了,Root床上功夫如此了得)。Root仍然很抵触裤子,但是两人还是在关于裤子大费口舌之后达成了共识。


 


这场战争最终还是Shaw胜利了,当时她赌气地说,“好吧,没准儿下次我也这么干。我就一丝不挂的到处走,像你一样,然后当我把你丢在这儿自己去镇上时,我就让其他的渔民看光我,然后他们就会想着亲吻我,抚摸我——”


 


Root用激烈的亲吻打断了她,怒火灼烧着她的嘴唇。她不理解自己的行为,因为她的族人从未跟别人发生过这样的联系。她不理解此时自己的心脏为何跳动得如此剧烈,但是她非常愤怒。


 


“这是一种——神圣的联系,”Root对着Shaw说道,她的目光又尖锐又霸道,而且她像是肉食动物宣誓领土主权一样露出了尖牙(Shaw真不应该被这种野兽似的行为搞得性致盎然,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真的是被撩拨了)。Root的手指紧紧地抓住了Shaw,另一只手伸到了Shaw的两腿之间。她的眼睛仍然因为怒火而黑暗、狂躁,但是她没再多说关于穿衣服的事情,转而专心地致力于让Shaw在她怀里瘫软成一堆。


 


第二天Shaw就给Root拿了一件体面的防水布,直遮到她的膝盖,然后她们彻底停止了关于体面和穿衣规则的争吵。


 


 


 


Shaw现在知道了她一点也不想知道的人鱼的繁殖习性。


 


跟美人鱼做爱简直荒唐透顶。


 


——————————


 


“这真奇怪,”Root有一天突然说,检查着自己的双手。她仔细地用手指摩挲着手掌,脸上有种好奇的神色。Shaw没理她。Root太喜欢说话了,Shaw发现,跟她一开始傲视人类的高冷嘴脸比起来。


 


Root很喜欢有个观众(是的,她绝对有戏剧化的天赋),而且她的自尊让她不等到Shaw的全部注意就绝不开口。Shaw喜欢通过无视她来折磨她,直到最后她感觉Root的头发要飘起来勒死自己了(Shaw非常怀疑那一头长发有自己的思想),她翻了个白眼然后转向Root。


 


“什么东西奇怪?”Shaw问道,有点过于夸张的口气。


 


“在这儿,在陆地上,我会变老。”这着实把Shaw吓了一跳,她抬起头来,在Root脸上看到了一种无法琢磨的神色。她突然想起,Root不是——怎么说,人类。她甚至都不想去琢磨自己的性向现在变成了——动物。


 


“你到底多大了?”Shaw脱口而出。Root仔细的思考了一下。


 


“用你们的话说,三十八个十年,而且我还很年轻呢,”Root坏笑着,“我们不数零头。”然后她又变得忧郁起来,看着自己的手掌,突然之间看上去可怜巴巴的。Shaw不用想也知道Root变成凡人这件事非常可能了,毕竟她现在已经有了腿。 Shaw不知道该如何挽救这一点。


 


Shaw不是个情感专家,她把灵魂和那些她杀过的人一起埋在了纽约市,她也不再有那种多愁善感的少女情怀了(也许对她而言这些东西从来就没存在过)。但是看到Root如此悲伤总是让她有种谜一样的冲动想去做一些没用的傻事,比如跑到海滩上去给她摘一朵盛开的鲜花之类的,只要能把那种表情从Root脸上抹去就好。但是Shaw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她他妈绝对不会,所以她决定讲个小笑话。


 


“棒极了,”她做出个歪扭的鬼脸说道,“我床上有只古董似的大虫子。而且我还操她,我在和一个老奶奶做爱。”


 


当Root终于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时,Shaw觉得她胸口的压迫少了一些,就一点点。


 


“别小看我们,”Root警告道,“我可是风华正茂呢。”


 


 


 


Root在一天之中最喜欢的时候就是傍晚时分,晚饭之后。Root喜欢给Shaw讲故事,反正Shaw也从来不擅长说话,所以她就听着。这是一种很容易形成的日常习惯。她从不知道Root的故事是否真实,但是她发现自己并不在意。


 


“上次我用自己的声音,是十一个十年之前了,”Root说道,然后她停顿了一下,“我说话的声音是不是很难听?”


 


Shaw经常被Root说的话惊到,所以她早就养成了波澜不惊的习惯。


 


“不,不难听。”


 


“你知道,我们在底下时不说话。”


 


“对其他人鱼也不?”


 


“我不——这太荒谬了,我们要说些什么?你不知道底下有多吵吗?声音在海里不管用的。”


 


“Root?你有任何朋友吗?”


 


“我——我们不——这不是我们的方式——”Root很快放弃了这种无用的反驳,暴躁地说到,“没有。”


 


Shaw期待地看着她,Root终于躲过了她的目光,揉着自己的手肘。


 


“我——我跟一般的人鱼不太一样。我的族人不喜欢像你的一样整天聚在一起,但是我们知道对方的存在,有时候还能碰上。但是我……不太一样,我总是更加……喜爱冒险。我的族人觉得我疯了。”她的声音渐渐的低下去了,仿佛回忆起了久远的事情。Shaw清了清嗓子。


 


“谁教会了你英语?”


 


“我的母亲。我最后一次跟她说话是在三十个十年之前。”


 


“好吧,你的记性真好。”


 


Root抬头看着Shaw。


 


“声音在海里没用的,我们不说话,我们倾听。”


 


Root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是如此严肃,Shaw觉得很有必要打破这种沉重的气氛,以免Root又变得闷闷不乐。


 


“但是Root,”Shaw嘲笑的说,“你话超级多诶。”


 


Root向她猛扑过去,但是她的脸上有一点藏不住的笑意,Shaw大笑起来,让Root把她按到地上。此时此刻她觉得她们的嘴有更好的用途。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