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那些年被绿的锤

邪教!慎点!

Shane小天使 X 根总

百粉了,谢谢大家关注,希望今天的文不要让我掉粉,希望大家别追杀我。(●°u°●)​ 」我们的口号是,绿锤,绿锤,绿锤!

-----///----------
day1

“新鲜血液!”Shane扬了扬下巴,向Dana和Alice示意。

“眼光不错”Alice马上回头向Shane指的方向看去,一个衣着中性、身材高挑的女人在吧台悠闲喝酒。Alice转过头,看着两人:“你们猜她是gay吗?”

“嘿,她指甲染成了黑色,我猜不是。”Dana说。

“但她穿了黑色皮衣和丁口靴,这让她在同性恋得分板加了几分。而且你根本没有gaydar,Dana。”Alice毫不客气地指出,随即转向Shane。“你觉得怎样?Shane”

一直在小心观察女人的Shane摸着下巴说:“Alice is right,she is totally a gay,and she has a special leaning...”(有特殊癖好,不知道英文是不是这么说?)说着她笑了,“kinda hot~”

看她眼睛发亮,Alice朝Dana耸耸肩。

#
Root是个雇佣杀手,没有别的杀手像她这样完成任务,因为她同时还是cosplay爱好者。如果有需要,她可以是一千个人,厨师、秘书、保姆、FBI...应有尽有。

但她今天罕见地没有装扮成任何人,只当Root,任何事情都有厌倦期,她猜。

这次的目标是一个基金代理人,按理说杀手接暗花是不问缘由的,但这不妨碍Root敲敲键盘,代号W先生和目标的纠纷她就大致清楚了。

好奇心害死猫。

她已经跟了男人三天了,却第一次进这个酒吧,显然,男人是酒吧的常客。而她其实并不需要进酒吧就能看清里面的一切。所以进酒吧的唯一理由就是要杀他了。

她点了杯酒,掐着表,准备往男人的酒里撒药,酒吧昏暗、人头攒动,灯光和人群是最好的掩护,唯一的摄像头也会在9点05分时重复播放前十分钟的记录,一切都恰到好处,Root心里已经在和男人说再见了。

可当她正要行动时,突然耳旁传来一声磁性的女声,“hey~”

Root僵了一下,眼看着错过了机会,她心底不禁燃起怒火,但转头时已强迫自己换了平静模样。

是Shane。

她拿着酒凑近了Root,但女人似乎没有察觉她的到来,正专心地盯着什么。不得已,她出声打了招呼。

女人转过头,棕色眼帘棕色瞳仁让整张脸平生温柔,但Shane的第六感告诉她女人在生气,或许女人嘴角肌肉讥诮地牵动也在印证这个猜想。

Shane一阵窘迫,她抱歉而真诚地说,“如果打扰到你,我很抱歉,我只是看你在一个人喝酒,或许...”她耸了下肩,“...真的很抱歉。”

Root心底的那丝气在转头看到Shane的时候消失了一半,没有女孩能对着这张脸生半天气,特别还因为她是为了对你表露好感。

“It's all right.”Root下意识回道,“I did drink alone...”,她的确有一半真心这样认为,一个性感女孩总比枯燥的工作来得有趣,尽管她还在恼怒。

Shane笑了起来,用手里的酒杯不失礼貌地撞了下Root面前的,“你刚才在看什么?那么认真?”说着她仰头喝了一口,但眼睛还仔细地落在Root身上。

“oh~nothing,never mind.”

Shane不知道是否错觉,调笑说着这话的Root看起来沾满了危险气息。她不信Root的话,但决定不去追究。

“so~i'm Shane,nice to meet u”她伸出手。

“Veronica~”Root握住了Shane。

“Sounds like great.” Shane点着头,“I mean It's a good name”她们没放开手,在彼此微笑的注视里默契地忽略了这一点。

“That's what you wanna say?”Root戏虐但友好地说着,眼里闪着愉快的光。

“所以,我想我们可以...”Shane说,她低头看着她们微微晃着的交握的手,有点笨拙地停顿了话头。

“如果那是你想要的”Root调皮又故作遗憾地抽手。

“NO.”Shane抓住了修长的手。


#
后街的暗巷。

Root将Shane按在墙上慵懒地吻着,Shane反击,加深了这个吻。

“good kisser,所以我假设你曾让很多女孩神魂颠倒。”一吻过毕,她们短暂地喘息,鼻子亲昵地顶在一起,将语句吐在对方唇边。

“你也不错,我们一半一半”Shane的手扶上了Root的臀部,轻抚着,但被Root抓住、挡开。相反Root的手已经钻进Shane的衬衣,擦拭那里的肌肤了。

“啊哈,所以你是这种类型?”Shane后退着躲开了Root的吻,被挡开的手摊在身侧。

“哪种?”Root不满地歪了下头。

“掌握所有主动权?”Shane想了想,挑选了些词说。

“你是说control freak”Root甜腻地凑近Shane道,先前的邪恶气息再次倾泄出来。“我想我是的~”

身前女人奇异复杂的气质绮丽生辉,让Shane移不开目光,原本的不满也顷刻顿消,她想她不介意被这样的女人上一次。

“还有什么抱怨的吗?little barber?”塞壬蛊惑着少女。

“u r so gorgeous”少女的答案让妖女很满意,于是妖女倾身吻去。

但,

“wait,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工作的?”Shane再次惊讶地后退。

Root翻了个白眼,心里暗暗遗憾,应该绑着艹的。


---------////------

布吉岛要不要继续写了,绿锤目的已到,哈哈。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