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有幸见过一次林夕,从我身边擦过,想起他单薄的肩膀,再听他写,“我没过分渴望结婚,却亦有权期待金婚”,真让人打心底难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