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镜像

今天重温POI panel,又吃到了这么好吃的真人向,woohoo

薛颀:

今天的纽约出奇地暖和。《疑犯追踪》第三季的拍摄已经进入尾声,由于天气的原因,导演决定提前拍摄明天的外景。


不耐寒的德州女演员不复往时出外景的瑟缩,肢体放松地舒展着,坐在她的椅子上,捧读手上的剧本。


结局将近,而第四季的续订还迟迟没有消息。剧组的工作人员们敬业地做着自己的本分工作之余,还会窃窃私语起砍剧的可能。至于导演——他或许是最安心的那一个,传言他已经和编剧商量好了结局的走向,会在第三季结束时放出一个开放性的结局。


Amy的双腿自然地交叠,轻轻把剧本搁在膝盖上,食指点着台词,随默读时嘴唇的翕动,逐词向右移动。


她或许是全剧组对此最为紧张的那一个。Amy尽力让自己沉入剧本里,但脑海里不断浮现的担忧念头却总是打乱她的思绪。“阿根”是她迄今为止,接到的最好角色之一,她对这个人物倾注了太多心血,舍不得就此抛下。


也许有一小部分不是来自她的职业。Amy抬起头,心思同目光一起在其他演员间游移——或者说搜寻,最后准确地落在了另一方,和Jim聊得正欢的Sarah Shahi身上。


第一次涉演同性剧情的Amy对自己和Sarah的角色的后续发展怀有强烈的好奇心,甚至悄悄地找过编剧们。大多数编剧在听过问题后,都只向她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大卫(编剧之一)也露出了相同的微笑,然后直白地、毫不隐讳地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她们俩是天生一对,我想让她们在一起。”


Amy笑得眼睛都弯了,点点头轻声附和。她也这么认为,而且,她觉得“Root”和自己抱有同样的想法,存在于不同世界的两人悄悄地沉迷于这种特殊而危险的关系。


但Amy也知道,Sarah对这种关系并不很满意,并非抵触同性的题材——Sarah演过类似而且更加过火的剧情,但,作为一个专业演员,她很希望观众不会因此把她固定进某个形象。Amy从不提及,只在谈天时避免和她聊到这上面,生怕自己明显过于兴奋的关注会引起对方的不快。


偶尔Sarah不经意地聊及“Root”和“Shaw”的关系时,Amy也会压着兴奋心情,小心翼翼斟酌着回答。尽管Sarah从未明确向她表露过什么。


她望着大庭广众下笑得前俯后仰的Sarah的眼神里流露着不加掩饰的崇拜与羡慕,这视线被对方觉察,随后她迎来了Sarah的热情笑容,以及一个挥手的示意。


Amy露出她招牌性的笑裂模样,向对方快速挥手,目光相撞的瞬间,她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虚感,使她不得不低下头,躲开Sarah的视线。


她盯着台词,注意力却全然不在这上面,心里胡乱猜测刚才的举动会不会显得欲盖弥彰。


实际上是的。Sarah感觉事情不大对劲,于是大咧咧地一拍Jim的肩膀,朝Amy的方向走来。她在Amy的身边站定,指尖刚触及身前人的皮衣,又颇为担忧地收回。


“你看起来不太在状态,还好吗,Amy?”Sarah关切地问。


“噢,没事,我只是…”突然的声响让Amy受惊地抖了抖,但回头看见Sarah时她又放松下来。她感激地看了来人一眼,摇摇头,小声回答。“想到再过不久就要和大家分开了,有点难过,而且Johnathan和Greg似乎有把它当作剧终季的打算…”


Amy的语气有些失落,无处安放的双手把剧本卷成圆柱形,紧紧握住。Sarah发现了她的小动作,有些心疼地抿了抿唇,正要开口安慰Amy时,对方又抬起头,迎着Sarah的眼神,露出那副经典的,稍显委屈的神情。“我是说,我们全家都搬到了纽约……”


这个突然的转让Sarah几乎笑出声,她紧抿的唇线向上弯起,勉强忍住笑意后才放松下来,血色从饱满、发白的唇瓣的边缘蔓延,快速覆盖整双嘴唇。


Sarah俯身拉过椅子,坐在她身旁,左手落在她的肩膀上。“Well,第四季已经确定续订了,Amy,你不用想着这些。”


“什么?但我没有收到消息……”Amy愣了愣,眼角的余光扫过她显得更为鲜艳的唇色,音量渐小。Sarah嘴角高扬,信誓旦旦地对着她保证。“消息还没有公布,但相信我,Amy,这一季不会是结束的。”


“Sarah!”远处传来导演的喊声。


“这就来!”Sarah精气十足地回喊一句,快步朝摄影机走去。


……


CBS确定续订《疑犯追踪》的消息在发布后迅速传遍了网络。Amy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她握着手机,欣喜不已地给丈夫编写庆贺的短讯——毕竟,起初,James是全家最喜欢这部剧的人。


她不熟练地打着字,同时感到一种莫名的、无法言喻的理所应当。信息发出后,紧接而来的是Sarah的短信。


一句非常有Sarah Shahi味道的“哈哈哈,Told you!还有,恭喜我们几个又可以多活一段时间!”


Amy读出短信,自动想象出Sarah说这话时的得意模样,嘴角不由自主地上翘,那份理所应当的感觉也有了解释。


这一天对剧组的所有成员而言都是个极其重大的日子,为了庆祝又一季的存活,Johnathan出资举办了一个聚会,并邀请了所有人。


Amy和Sarah自然也在邀请的名单上。两人的反应各不相同,Sarah只匆匆浏览了眼短讯便不假思索地敲下了回复;至于Amy,Johnathan大概有半个小时才收到她的回答,然后认为下次还是在电话里说比较好。


……


派对并不盛大,只是一群熟人的狂欢,大部分人的穿着都很随意,尤其是Amy,她穿了平时出门遛狗用的休闲服。


大家热情高涨,举着酒杯到处找亲朋好友聊天。James本打算陪她一起来,恰好这时有部美剧的导演来找他试镜,Amy体贴地告诉他应该抓住机会后,独自来了派对。


她用右手握紧透明酒杯,迈开长腿,低调自如地在人群里穿梭,同时小心地注意着平衡,以免杯里的酒洒出去。


相比Amy,Sarah简直是聚会的中心,她贴合节奏随性地舞动身躯,同时不忘给自己灌酒,以这种忘我又奇特的移动姿势一路抖到了Jim跟前,嗓音洪亮地和他聊起天。


熟悉的嗓音轻易地攫住了Amy的所有注意,她停下脚步,朝声源的方位走去。Sarah的笑声在她走到一半的时候就传了过来,洪亮的开朗笑声震着她的耳膜。Amy在原地驻足,视线在她身旁几人间流连,踌躇了一会,转身走向场地里最安静的位置。


Sarah就是在这时发现了她,习惯性对她漾开的笑容在她转身时停滞在脸上,直到他人探究的目光投过来时才回神来,向同伴颌首,继续话题。


……


接连和熟人打过招呼后,Amy独自走到角落的沙发前,她用两手捧着半点没少的酒,小心地以惯用的盘腿坐姿坐到沙发上。她望着地板出神,无法解释这种失落的心情从何而来。


Sarah不知道什么时候只身出现在她的身旁。她把酒液见底的杯子搁到桌面上,自然地坐到她身旁。“嘿,Amy。”Sarah道,吐息间呵出的浓郁酒气随风轻轻拂过Amy高挺的鼻尖。Amy嗅着对方全身散着的甜香酒味,俯身把酒放下,侧过头回以一个暖暖的笑容。“嗨,Sarah。”


她的脸色有点发懵,显然还未从刚才的发呆状态彻底抽离。Sarah抿了抿唇,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你知道我一直是什么形象,Amy,派对女孩…或这之类的。”


Amy弯起微笑,点点头。


“但有一次,我要去参加一个派对时,几乎把我所有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而且那还是夏季。你能想象吗,那可是夏季,我穿成那个鬼样子,热得要死,全身都是汗。”Sarah看见Amy诧异地抬高眉梢,棕眸里布满了不敢置信,她温柔地微笑起来,略过原因继续道,“可搞笑了,连我妈妈都看不下去。”Sarah故作无奈地摇摇头,这副遗憾的表情成功逗乐了Amy,笑意从她唇边漾开。


同是德州人使她们经历了众多相同的情景,又由于各自性格的不同,故事发展也迥然各异,加上Sarah生恐Amy在派对上被冷落,一直有意地寻找话题,几乎把从小到大发生的所有趣事都倒了出来。


失落感烟消云散,Amy聊得渴了,握起酒杯小小地抿一口,又放下。


“有趣,Amy。我听大卫说,他打算让Root和Shaw结婚,然后生几个孩子,你知道这个吗?”Sarah不经意地提道,倾身替自己也倒了杯酒。


Amy差一点被呛着,她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斟酌着字句小心翼翼地回答,两只手不安地相扣。“Umm...是的,我也知道。”


“我喜欢他安排的那些互动,粉丝明显也很喜欢。我想,要是这两个人在一块儿,纽约估计会出不少大麻烦。”Sarah揶揄道,忽然发现Amy正用拇指轻搓着掌心,她的指节看上去被酒冻得有些僵硬。


“是的…她们很能制造麻烦,但我觉得以Root对机器的尊重,她不会太过火的…”Amy鼓起勇气反驳她,尽管嗓音轻得几不可闻。


“你说得对,Amy。”Sarah毫不意外她收到的反应,相反的,她露出了一个预料之中的表情。乐曲在此刻结束,下一曲是首柔和、轻缓的慢歌。“好了——现在她们换了音乐…”Sarah站起身,“我记得你说过喜欢跳舞,那……”她松活松活上身的筋骨,转身朝Amy伸出手,扬起微笑。“不知道我有这个荣幸与您共舞吗,女士?”


“是的…是的。”Amy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赶忙起身。冰凉的指尖触及Sarah摊开的掌心时,她有些犹豫,然而对方却主动地、牢牢地握住她的手。


Sarah的体质很好,掌心微微发着热,缓和了她冻得略为僵硬的肌肤,Amy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Sarah不在意地笑笑,牵着她跳起男步,裙摆随动作微漾。


……


“在我参演了第一部对我来说有重大意义的剧,也就是《The L World》——我相信你听过它,我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了怀疑,或者说好奇。”Sarah的手扶着Amy的腰,微仰头(尽管她的鞋跟很高,但仍旧无法拉平她和Amy的身高差)看向对方晶莹的眸。


“什么?”Amy几乎怔在原地,但肢体仍本能地跟随着Sarah。Sarah慢悠悠地停住舞步,凝视她几秒后,唇角微微翘起,眼里蕴着某种她看不透彻的笑意。


“那是很早以前了,我在一间同志酒吧里找到位姑娘,还试着交往了一小段时间,但那段关系始终没给我对的感觉。”


Amy低低地“哇”了一声,似乎还在消化她投下的这枚重磅炸弹。Amy没有出声,这让气氛莫名地转向尴尬的沉默,Sarah稍稍摇头,笑了起来,用她一贯和Amy开玩笑的方式——语气认真,神情却充满戏谑。“我们挺合拍的,Amy,如果我那会碰见了你,Well,如果我碰见了未婚的你,事情可能就不一样了。”


Amy的手已经回暖,但人才刚刚反应过来。Sarah的视线越过身前人的肩头,落在不远处朝她打招呼的人脸上。


“嘿,Man!”Sarah惊喜地道。“一会见,Amy。”轻声暂别后,她放开Amy向他快走去。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4)

  1. lovetaeyeonlove薛颀 转载了此文字
    难得的真人向
  2. 忽高忽低薛颀 转载了此文字
    今天重温POI panel,又吃到了这么好吃的真人向,woohoo
  3. 知足の小草薛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