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授权翻译】Caged Animals——BlondeQ

根总眼泪落下的时候,虐惨我了

咸粽喜欢吃糖:

_(:з」∠)_论做死的姿势怎样才最作……恩,我去要了那篇美人鱼梗的授权_(:з」∠)_(明知道这边Caged Animals还有20章没翻……可是我就是没忍住)人鱼文今晚放出来,我估计会把它拆成很多章……_(:з」∠)_毕竟我那么懒




&……居然有人叫我“大大”=L=我脚得吧,我离这个称谓还远着呢(不够格)尼萌叫我粽子就好(*/ω╲*)谢谢大家的支持,粽子会继续努力的,开学后可能只能周更了,我也不造BlondeQ(金毛Q?)要把Caged Animals写多长,估计今年的目标就是跟进这文的翻译了_(:з」∠)_再次感谢支持,鼓励以及挑错的小伙伴们~\(≧▽≦)/~




为了粽子的保质期(什么鬼?),在此附上食用说明:如果你对不负责任的翻译菌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可挑错。至于错字病句……请随意,可忽视,可挑剔,仅你喜欢。如果实在不喜欢粽子的译文_(:з」∠)_,请右上点×    以及:建议阅读原作




下方正文


                      十一  十二




第十一章




Root受了伤。


 


 


她脑袋里的神经在狂跳着,手臂颤动着,臀部和手掌烧灼着,她感到恶心。她张开了嘴,然后又闭上,想摆脱那毛茸茸的感觉。脸上传来湿凉的触感,然后Bear发出了嘟哝声。她微微睁开眼睛,不足一英寸的宽度,深吸了一口气。那只狗的鼻子就贴在她脸上。


 


 


她在地铁站里,躺在Shaw的小床上。Shaw坐在床尾旁边的椅子上,两只脚光着靠在床垫的边缘上。黑色的眼眸盯着Root,她看上去很生气。


 


 


看见她在那里,让Root如释重负;即使Shaw的表情并不太轻松,只是愤怒。


 


 


“这蠢爆了,”Shaw对她咆哮道。Root再次合上双眼,叹了口气。她不想哭,但她觉得自己快身不由己地哭出来了。她并不经常哭泣,她也不想让Shaw变得更愤怒。“你该清楚你不该就只是嗑止痛药,狂喝啤酒。特别是当你之前没睡好,还流血不止的时候。”


 


 


Root耸了耸肩,然后立即希望她没有做出这个动作,因为这让她更疼了。


 


 


“你该给你手臂上的伤口施压,“Shaw继续道,怒火燃烧着。


 


 


“你一开始逃出来的时候就该通知我们。如果有人在Reese之前找到你…”Shaw的声音越变越小,即使闭着眼睛Root也知道,Shaw已经从她的座位上站起来了。Root睁开眼睛,想看看Shaw走到哪儿去了,但感觉到泪水沿着太阳穴滑落的时候,便立即后悔睁开了眼。Shaw现在就站在她旁边,她一定注意到了这滴眼泪。Root抿紧了嘴唇,感觉自己幼稚,渺小又愚蠢。


 


 


因为Shaw看见她哭了。那个告诉Shaw她并不坚强的表现。Shaw可不接受懦弱,不管是情绪还是身体上,而Root的表现还两个都占全了。第二个就接在第一个之后被撕毁,Root再次闭上了双眼,尴尬地扭过头远离Shaw的方向,那只没受伤的手臂挡在眼睛上方。


 


 


“停”,Shaw说道,这个词里充满了愤怒。


 


 


一声呜咽从胸腔里被带出来,Root能感觉到,她的脸违背自己意愿地拧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自己为什么要哭。而且一但开始就没法儿停下。肩膀和胸口颤抖着,发出另一声啜泣。她紧紧咬着嘴唇,屏住呼吸,想要稳定自己的情绪。


 


 


“哭哭啼啼地干什么?”Shaw问道。Root只希望Shaw会径直走开,因为每次当她听到Shaw声音里的愤怒时,她都会感到更可悲。更害怕。更愚蠢,更孤独。


 


 


“她还好吗?“Finch的声音传过来,Root现在感到更羞耻了,因为自己吸引了一大堆的观众。


 


 


“她很好,”Shaw对Finch说道的时候,话语里的愤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明显。一小会儿之后,她有些尖刻地补充道,“你介意吗?”


 


 


“当然。我想我还是…回家好了。我得带走Bear。我可以让Mr.Reese或着Fusco警探再搬一张床来,如果——“Finch开口道。


 


 


“不需要。你走就是了,”Shaw拒绝道。Finch叫过Bear ,Root觉得她可能快哭完了,颤抖着吸了口气。然后再深吸一口气;自己那不平稳的呼吸,是她能听到的唯一的声音。


 


 


“给,”Shaw说道,离Root非常近,也没之前那么紧张了。Root移开了遮着她眼睛的手臂,挣扎着坐起来,轻哼了一声,挪动一分都让她疼痛万分。Shaw朝她伸出一只手,但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便让手又垂到身侧。Root从Shaw手里接过药片,想要接过玻璃杯,但因疼痛稍稍畏缩了,Shaw从她手里拿过杯子。她接受着Shaw给她喂水的服务。她喝了一小口,Shaw却摇了摇头。“喝完。”


 


 


Root照着她被告知的做了,然后小心翼翼地躺下来,皱着眉头,她看不见Shaw的脸。她闭上眼睛,又稳定了下呼吸。最糟糕的已经挺过去了,她想着。


 


 


“抱歉”Root平静地说道,希望Shaw还在附近。她之前错误地以为自己已经哭完了。当她说完这个词,另一声痛苦的呜咽又从她胸腔里升起。就像是它一直在等待着出逃的机会似的。


 


 


“我不知道你在道歉什么,“Shaw咕哝着,很接近Root的预料。听起来Shaw就和Root在同一水平线上,也许她正跪在床边。没有愤怒,但仍有些烦躁。Root转过头,远离Shaw声音的方向。听到Shaw是那么焦虑,她的心不自觉地抽疼起来。Shaw叹了口气。


 


 


“别哭了,”Shaw说道,Root是那么希望她可以照Shaw的话做,但事实上她不能。


 


 


“我——不行,我…我尽量”Root小声喘息着说道。


 


 


“好吧。转过去,”Shaw嘟囔着。Root向右侧过身子,面部完全背对着Shaw,在伴随着泪水蔓延开来的痛苦里蜷起身子。抬起缠着绷带的手和受伤的手臂上的那只手,捂住她的脸,哭泣着。


 


 


床的形状微微变了,温暖的热度贴上了Root的脊背,紧随其后覆上来一条毯子。然后Shaw挨上了Root的后背。Shaw的手臂绕在她身侧,Root能感觉到她后颈上传来的Shaw温热的鼻息。过了一会儿,Root才注意,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呼吸不均匀的人。


 


 


然后那温暖的气息离开了,Shaw的手轻轻地抚过Root的头发。Root知道Shaw是在检查她脑后的撞伤,亲密的感觉和触碰让Root立即感觉好多了。平定了。


 


 


Root睁开眼睛,稍稍转过头,瞥见Shaw用一只手臂撑着身子,亮若星辰的黑眸俯视着她。Root从没见过Shaw这个样子。然后Shaw眨了两下眼睛,清了清嗓子,眼里的光亮再次黯淡下去。


 


 


Root又把头扭过去;Shaw给她带来的疼痛比身体上的还要沉重,失望的浪潮一波接一波地涌过来。


 


 


“这次的事只是意外,”Shaw低声咆哮道。Root就是做不到,她没法面对那个小矮子。Shaw伸出手去,用拇指揩去Root面颊上的泪水。”所以,你知道,你很走运。手臂上那发子弹并没有伤到要害。伤口也经过了清理。所以除开子弹我不需要从你手臂里再取出别的东西。你的臀部也还好,只是有些擦伤。你把手上的玻璃碴处理的很好。虽然我还没有真正检查,但我不认为你有脑震荡。”


 


 


Shaw沉默了几秒。


 


 


“我有点意想不到,这会让你那么疼。我以为你会更强悍些,”Shaw的语气已从愤怒转为了调笑。Root睁开眼睛,知道自己可能看上去一团糟,但还是对上了Shaw的目光。


 


 


“你没事了,”Shaw真诚地告诉她。Root的胸口收紧了,心脏像是着了火一般。她的目光从Shaw明亮的眼睛转移到她的嘴,微翘的嘴唇的角落上扬着细微的弧度,上一次见面时在她唇上留下的裂纹依旧清晰可辨。Shaw注意到了Root目光注视着的方向,她俯下身子,吻上了Root的嘴角,碍于角度限制也只能吻到那里。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Root轻声说道,她的眼睛再次闭上。Shaw的手再次抚过Root的发丝,Root感到全身都放松了。Shaw一定注意到了她的举动给Root带来的影响,因为她开始重复着手上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安抚着Root,直到她终于重获了些自制,而不是像之前一样脆弱地掩面哭泣。


 


 


“你叫了我的名字,”Shaw终于开口,Root睁开眼睛对上Shaw的,然后挪开视线,头靠在枕头上。


 


 


“是”,这个词被Root的呼吸带出来,她不知道除了这个自己该说些什么。她当时觉得自己快要失去意识了,她所能想到的就只有呼唤Sameen。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信息。她也不知道Shaw是不是会担心。


 


 


感情确实不是Shaw的强项。也不是是她自己的。通常情况下。


 


 


泪水再次刺疼了她的眼睛。因为Root讨厌自己,讨厌自己会有这么多感情。关于Shaw的感情。或着对Shaw的感情。那些只会让Shaw不喜欢她的感情,当然却让Root有了更多的感情。Root看到那层水汽凝结成圈,不断膨胀,聚集成珠,她知道自己是个白痴。但知道并不能阻止泪水的溢出,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滚落,沿着鼻梁向下流淌。


 


 


“别再开始了,”Shaw轻声说,她的声音坚决却不生气。有些不一样的东西,但Root不确定那是什么。Shaw轻轻地用床单的一角擦去了Root脸上的泪水,Root抬起头来看着她。Shaw看上去很平静,几乎很平静。Root艰难地咽了口唾沫,Shaw隔着她的恤衫吻上了她的肩膀。“你现在安全了。明白吗?”


 


 


Root点了点头,微微点了点头,望着Shaw那张令人安心的脸。Shaw笑了笑,Root着实有了安全感。然后Shaw动了动身子,开始从床上起来。


 


 


“求你”Root低声说道,眼睑合着,这样当她继续的时候就不用看着Shaw了。当Shaw起身离开的时候,她的胸口在恐惧中收紧了。“求你别走。”


 


 


Shaw的手再次轻轻地抚了抚Root的头发。Root突然意识到,这感觉几乎和Shaw抚摸Bear时的一般温柔。


 


 


“我哪儿也不去。我只是不想穿着牛仔裤睡觉。睡得舒服才好,”Shaw说道,Root睁开眼睛,知道她在说实话。Shaw的手伸向了她裤子的拉链,将它从腿上随意地褪下来。即使在床上哭得像个婴儿,Root还是情不自禁地注意到了完美地包裹着Shaw臀部的黑色内裤。Shaw又开口说道,Root将视线挪回到她的脸。“你要我帮你脱掉那恶心的裤子吗?”


 


 


“我没有别的衣服可穿了,“Root咕哝道。Shaw挑了眉毛。


 


 


“你还很注重体面?”Shaw疑惑不解地问道。Root的双眼盯着墙壁,听着Shaw讽刺的言语。“我反正最后是觉得衣服是无关紧要的,特别是当你“血染”我的东西的时候。你把我的衬衫染得不错。还有我的夹克。好消息是,John及时赶到了那里。”


 


 


Root知道这可能不位列Shaw的问题列表,但她仍然感觉不太好。她想知道Shaw是不是能看出她有多难过。


 


 


“我还挺喜欢那件衬衫穿在你身上的。有点短,这是事实,但还挺好看的,“Shaw说,她的声音像是砾石。Root抬头看着她,惊讶地看见了矮个女人脸上的微笑。


 


 


“我真该和你调情的”,Root说着,扯出一个虚弱的笑容。Shaw咧了咧嘴。


 


 


“这就对了。欢迎回来,”她说道,显然很高兴,她们终于回归平常。她朝Root的牛仔裤点了点头。“所以?”


 


 


“你迫切地渴望扒掉我的裤子,“Root咬词不清地说道,朝钮扣和拉链伸出手去,当她试图解开它们的时候,自己却不自觉地畏缩了。Shaw拍开她的手,轻声笑着,迅速地解开了按钮,轻轻把牛仔裤从Root擦伤的臀上褪下来。


 


 


“说得好像你不喜欢似的”Shaw打趣地说道。Root笑了起来,但把手臂放回到床上的时候,痛苦地吸了口气。


 


 


“对不起,”Shaw赶紧说道,她的手放开了Root的腰肢。Root摇了摇头。


 


 


“不,只是…嗯…我的胳膊,“她说着,声音有些颤抖。


 


 


“好吧,你没事,”Shaw平静地说道,令人安心。双手再次覆上Root的身子,她能感觉到她的裤子卡在她的脚边,然后便被脱下来。她突然意识到,她穿的不是Shaw的衬衫了,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这是谁的恤衫?”她迷惑地问道。Shaw回到床头,将Root脏裤子和她自己的裤子叠好,放到一边。


 


 


“John的。他的恤衫。他不想在我给你治疗的时候让你只穿着胸罩,无意识地躺着,”Shaw说着,显然被逗乐了。“他确实很绅士。”


 


 


Shaw转过身,将她的恤衫从头上脱下,解开她的胸罩,然后跪下来翻找她的灰色背心,再将其套过头顶。


 


 


Root欣赏着Shaw的背部肌肉。TM确实是完美,但并不是唯一一个完美的。人类是美丽的。Shaw是美丽的。从身体上来说,她绝对是设计完美的。虽然Shaw的人格不合逻辑,暴躁易怒,且经常不可理喻,Root却还是明白,在某种程度上,这其实也是完美的。完美,因为不十全十美。缺陷的美。Shaw转过身又扬起了眉毛。


 


 


“你在视奸我?”她问道,几乎是挑逗般的。Root笑了起来,当Shaw将头发从背心里撩出来的时候,她瞥见了矮个女人手臂上的咬痕。


 


 


“一直都在”Root回答道,呼吸缓慢而稳定,尽量不暴露出她胸腔里的翻涌的热情。Shaw翻了个白眼,走回床边。


 


 


“你想脱掉你的胸罩吗?我是不能忍受穿着它睡觉,就我个人而言,“Shaw说道。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Root舒适些。Root若有所思地看着Shaw,看着这个开始坐立不安的小人。“听着,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过夜”的事情。如果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那我向你道歉。我只是,你知道的,你伤害了…我应该扮医生。”


 


 


“医患关系该这样发展?我想我已经理解错方向了,”Root调笑道,试图摸向衬衫底下自己的后背,单手解开自己的胸罩。不用说,她没有成功。Shaw叹了口气,走到她跟前,扶着她,背对着自己坐起来,小心地将那件衬衫脱下来。她解开Root的胸罩扣,蹲在她身后,然后轻轻地将肩带从Root手臂上脱下来。没有将她转过身来或着触碰Root躯体的其他任何部分,Shaw帮她穿上了衬衫,慢慢地让她躺回床上。


 


 


Shaw走到墙上的闸盒跟前,关上了灯管的电源。地铁车厢内,Finch的电脑仍用着它们自己的电路依稀发着光亮,永不熄灭。Root能隐约地分辨出Shaw的身影,当她再次走近,脚步悄悄地向床靠近的时候。Root叹了口气,Shaw再次躺上了小床,身子紧挨着Root的后背。


 


 


温暖的嘴唇贴着她的后颈,待在那里,温柔且令人安心。几周以来第一次,Root香甜地沉睡了过去,安稳舒适。没错,她的身体是很疼,但Shaw光洁赤裸的腿能和自己的纠缠在一起,感觉到Shaw的身体紧挨在她背后,一个吻印上她的肩膀,这感觉着实太过美好。Root感觉自己终于能够呼吸了。


———————————————————————————————————


这章很温馨,很暖,(锤子也有开窍的一天),没什么可吐槽的。



评论

热度(143)

  1. No.20160418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忽高忽低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根总眼泪落下的时候,虐惨我了
  3. 赵子坷2012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4. tianshengqs咸粽喜欢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