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肖根】一些日常



1、
“抬脚”Shaw扶着拖把,提醒专心看杂志的Root。对方头也没有抬,稍稍翘起了脚上的小兔拖鞋。Shaw不满意地用脚把那双粉绒绒的腿掂的高了一点,才继续拖起地。

看着那个专心致志以致没空搭理自己的蓬蓬头,Shaw心底有点不平,还说最喜欢自己,一做自己的事就全抛脑后了吧。

穿过Root正前方的时候,Root放下了杂志,用悬在空中的小腿圈住了Shaw,手指钩上了Shaw裤袢。

干嘛?
Shaw看着那仰起来的笑脸,没好气地说。

地没有干,脚不能放下来啊。
那人理直气壮地说,还摆出一副无辜脸。脚勾得越紧了。

Shaw不会说她心情好了一点。

2、
Shaw被风寒击倒了,十四岁以后头一遭,她更常受的是枪伤而不是这种免疫力低而带来的种种小病,但病势要比Shaw想象的来的凶猛。

Root已经外出了好几天,去处理相关号码,Shaw不会承认她有点担心Root,而自她得知自己生病后,她便立马威胁机器,不准告诉Root。

Harold有些担心地来探她,Bear扑上床要舔她脸,被Shaw推开了,“别被传染了,buddy”

Harold走的时候叮咛Shaw药剂的用量,好像全忘了Shaw才是上过医学院的那个。听着听着,Shaw坠入了空白的睡眠。

醒来的时候,Shaw看见了怀里蓬松的棕色的发,和睡的安宁但眼圈乌青的脸,Shaw不知怎么的,感到心脏有点抽痛。

3、
Shaw觉得Root很笨拙,特别是谈恋爱的时候。Shaw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用上这个词,但她就这样向Root表达了意思。

我是说,你的脑瓜很聪明,但你的调情手段糟糕透了,你还会......忙手忙脚的,Root。
还有每次Shaw真的有所行动的时候,Root会变得奇异的羞涩。但Shaw没有说出来。

Root惊讶地眨了眨眼,迎向Shaw直接的询问的目光。所有人都认为她暧昧泛情,为什么她的小炮仗就知道不是呢?

但Root没打算承认,她浮起调皮的笑,虚张声势地说:
其实我最近救的一个可爱的女孩说想报答我呢,你知道的,Sameen。

Shaw立马一脸你好无聊地别开了脸,对Root的惹自己吃醋把戏不为所动。

但Root注意到,晚上回家的时候,Shaw握住了她的手。

------------------/-/4微虐,预警一个
4、
Shaw开车的时候,Root永远是坐Shaw的旁边和后面,不管在逃命还是去超市的路上。Root不会坐斜后方的那个位置,好像那就离Shaw多远似的。

可这些是Shaw在把Root弄丢后才慢慢地想起来。

她们第一次互相取得信任就是在车里,撒马利亚赢得第一盘的时候,几个月没见的Root还钻进车里提醒Shaw大隐隐于市,更不用说多少次逃亡和相救的路上,她们紧张又莫名安心的旅程。Shaw知道Root最喜欢放的车载CD,Root知道Shaw的小冰箱里该放什么口味的啤酒。尽管车总是在换,形成的默契却总能尖锐地在猛停下的动作里让人崩溃。

Shaw不会崩溃,但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直愣愣地横在她面前。她想象不到自己被撒马利亚掳走后,坐在这车上的Root是怎么咬牙忍住一口心血的。那个画面突突地跳动在Shaw的太阳穴里,梗在心室,让Shaw不得安生。
要找到Root,要找到Root。

------------------------------------
各位斯米嘛塞🙏跪地道歉。最后不知道怎么就飞来一把刀,我其实往肉方向写来着,车震车来车往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