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肖根】

无剧情无脑预警╮(╯_╰)╭

------------------------------------------
       你觉得这个人大抵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尽管你才不会发出声,一想起她得意洋洋的样子,你就不知道是该吻她还是揍她。
       你有时候会不自觉地看她,然后在她转头的时候倏尔收回视线。尽管她机灵得要命,可你还是时常觉得她傻乎乎的,让你萌生出一种对Bear的心情,想要摸摸她的头。你忍不住想要调笑她,最好让她气鼓鼓的,因为你莫名想看这样的她。
       
       你从来不需要接触,直到你遇到她,你才知道这种欲望大得多么可怕。你控制不住自己,你在她坐到你大腿上时,做不到不去扶住她的背。她勾住你脖子时,你两只手臂箍住了她。你甚至觉得你们能以这一奇怪姿势坐很久。你忍受她含情脉脉地看着你,你不动声色地诱她讲话,然后在她讲得忘我时偷偷看她。你们很近,你看得到她毛孔,也和主人似的笨拙,满布细细的绒毛。你可以闻到香水下她本身的气味,简简单单的,皮肤的味道,你永远永远沉浸其中。
       你不止一次想恶作剧把她故意摔下地,又为她的小屁股担心,毕竟是身上唯一有肉的地方,摔坏了不好。
       她有时候也会整个伏上来,猫着腰把下巴搁你肩上,你能感觉她嘴巴贴着你的衣物,力度却轻地不着痕迹。她手臂环着你,从肩膀下穿行,你也自然地扶住她的头,摩擦她细软的头发。这样的夜通常是安谧的,你们坐在起居室里,灯渐渐灭了,你觉得是TM搞的鬼,她永远不知道什么叫距离。冰箱闪着橘色的光,嗡嗡作响。月光透过窗洒下一片银渍,Root那幅自作主张挂上的珍珠耳环少女也蒙上了一层轻柔的光。你们静默着,持久地坐着,直到你的腿被压的麻木,但你也没有出声提醒Root。你不知道她在想什么,TM或者世界大战,而你,大概在想那幅画。为什么几千次模拟,从来没有一幅画呢?为什么此时有一幅画在你面前呢?到底有多大的偶然几率出现一幅画?你莫名地想了这个问题很久。
       情况总是由Root打破的,她调皮缓慢地解你的bra,隔着T恤也不影响灵活的手。你蹙眉,推她坐起来,看她漫不经心的狡黠眼睛,又陷入揍她和吻她的二重陷阱。
       嘿,别撅嘴,我打赌你会想要这样的,上尉。
       既然她这么说了,你蒙上她的眼睛,吻了过去。
------------------------
基本上瞎写,一点追求都没有,朋友说我写的太腻了,哈哈,这么腻是因为我就是自己写个爽嘛,满足自己皮肤渴求症,呜
总以shaw的视角来写,是因为想写出珍视的感觉。以根总视角写的话,我心里浮现的都是充满性暗示的情景,啊哈哈,根总在我心里成了什么样了



评论(4)

热度(20)

  1. Faith忽高忽低 转载了此文字
    情況總是由Root打破,這句話真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