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高忽低

谁这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On My Mind: Soulmate (Extra/中)

啊真好看,暗暗的暖,Shaw懂了Root尊重她,Root懂了Shaw的不动声色,细思又觉得虐

All U need is SHOOT:


※ 嚴正警告OOCOOCOOC / 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啥 / 輕鬆寫隨便看 


※ 不是警告:傻白甜?




抱持著愉快心情來寫無腦傻白甜就會更愉快。


這根本是人生唯一救贖(痛哭失聲




OnMyMind的電梯間感謝lofter的複製功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BGM:On My Mind - Ellie Goulding




"You think you know somebody."


"You didn't love me, no, not really."

















【 On My Mind: Soulmate 】 (中)














12.


 


        兩人對這次事件所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釋,是前夜的微弱電流造成某種吸引或磁場錯亂進而導致靈魂回歸錯誤地方,也可能是Shaw用額頭猛撞Root的頭企圖讓她閉嘴時把自己給撞了進去所以Root的靈魂就被擠了出來,無法回歸原本身軀只能躺進Shaw的身體。


 


        儘管人類體內是否存在靈魂仍是未解之謎,但為免麻煩Root決定如此代稱。


 


        無論如何,她們最想要也最希望成真的解釋就是這一切都是場夢。




        ──睡一覺起來就會萬事太平的那種。


 


        「雖然並非不可能,但太天馬行空了,像我們正在拍電影似的。」坐在餐桌前的Root深皺起眉咬著筆桿含糊不清地說道,然後被Shaw狠狠拍了下頭。


 


        「別咬,很髒。」


 


        當筆喀答一聲掉在桌上,Root想的是自己在被拍打瞬間的反應是「十分疼痛」,還以為會因此掉幾顆淚,但過了幾秒後卻意外發現實際上並沒有什麼感覺……或許方才的強烈痛楚是靈魂或意識根據過往經驗所提供的幻覺。


 


        立刻決定實地測試,她站起身來,有樣學樣地猛力拍了下Shaw的頭。


 


        「──靠!妳幹嘛!」差點咬到舌頭的Shaw反射性地摀住後腦勺,那塊被打的地方已經發麻更開始脹熱,她轉過身去不可置信地瞪著若有所思的Root:「別跟我說這是什麼愚蠢的小實驗,我真的會殺了妳。」


 


        「妳的耐受力不是普通好呢……顯然我的就很差勁。」


 


        「搞什麼?妳在這種時候也不想善待自己的身體嗎?」


 


        「哦,我從來就只想善待妳的身體。」


 


        面對即使進入感情關係後仍把調情當飯吃的Root,滿心不爽的Shaw決定也來個愚蠢的小實驗,考慮不過兩秒便毫無預警地吻上了她。即使只是輕輕印上也能使Shaw滿意地看著Root呆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無論外貌如何,某些事大概怎麼也改變不了。


 


        這下她可以考慮相信靈魂的存在了。


 


 


 








13.


 


        凌晨三點,Root一臉委屈為難地搖了搖正在入睡邊緣的Shaw。


 


        「……怎麼,睡不著?餓了?」用盡所有僅存腦細胞壓抑被吵醒的不悅,只差一點就要睡著的Shaw掙扎了會才輕聲開口,接著在內心提醒自己這把溫柔如水的聲音目前是屬於她的,不要大驚小怪。雖然實在很可怕。


 


        「我、呃……想要。」


 


        「想要什麼,喝水嗎?自己去倒。」


 


        毫無惡戲或嘲諷意味,一時沒理解話中含意的Shaw反射性地答道,翻了個身閉上雙眼就準備繼續睡。無論是和號碼接觸也好,或者什麼都沒做也好,全天候處在多到不行又浮動不已的情緒當中很折騰人,她是真的累了。


 


        「不是,Sameen、天啊,我不知道……」傳入耳裡的軟弱聲音夾帶些許慌亂與不知所措,手臂被雙手搭上又搖了幾下的Shaw終於完全清醒。「我──我想上妳。」


 


        似乎不敢與她對上視線的Root咬著唇,手上力道稍微重了些。


 


        而她目瞪口呆地看著Root。


 


        「……妳再說一遍?」


 


        「我就是覺得哪裡很怪才睡不著,手還一直自己往妳那邊挪,但那是我的身體我不可能想要對自己做什麼!」或許是急了,又或許是難得彆扭,Root的聲調跟著拔高幾階,表情看起來像快哭了:「妳平常都在想些什麼才會讓妳的身體有這種本能反應啊!」


 


        ……她平常都在想些什麼?


 


        Shaw無言地看著雙頰泛紅的Root。


 


        這真是史上最尖銳的問題了。


 








 


 


14.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臉跟身體在上頭發狂似地操著自己感覺真是難以形容的尷尬。


 


        但同時卻又有種詭異的倒錯快感。


 


        身體本能?


 


        始終沒能入睡的Shaw摟著已然入睡的Root,琢磨著那句近乎羞澀的質問。即使置於其中的靈魂並不屬於那副身體,「它」仍會依憑習性與記憶行事嗎?稍早的Root看起來不像是為了什麼蠢蛋實驗或是單純想進行一場運動在找藉口。


 


        目前在學界裡身體記憶只能算是假說,但若假設為真,那麼,她很好奇自己究竟對身體灌輸了多深的執念才會發生這種事。因為……假設身體確有記憶,按常理而言,意識對和「本人」發生性行為這件事的牴觸應該足以將其抵銷才是。


 


        ……她就從沒想過如果自己有雙胞胎的話要跟對方幹上一場。


 


        ……雖然從結果看起來可能滿有趣的……


 


        眼見窗外天空已逐漸明亮,Shaw決定放過自己什麼都別再想,畢竟剛才這副身體被「使用」了好幾個小時,已經不能再更疲憊了。


 


        在閉上雙眼之前,她瞥向結束後很快就窩在自己身邊進入沉眠的Root,不由自主地覺得這種行為實在有點混帳。


 


        但是……回憶起來,這可能也是身體記憶的一環。於是在昏昏沉沉、半睡半醒之際,她讓手掌貼上現在屬於Root的手臂,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拍著,然後,決定拿回身體後的這種時刻自己會比Root清醒得久一點。


 


        或者,和她同時入眠。


 








 


 


15.


 


        近午,Root輕巧地躍下床,沒發出半點聲響。


 


        回頭看著在被子裡蜷縮起來睡得安好的Shaw,本來猶豫片刻是否要在額上來個通俗愛情電影般的早安吻,但昨夜她把裝在自己身軀裡的Shaw完全壓制住來了好幾回合的情景瞬間閃過腦海,一種奇異感覺隨之湧上心頭,於是她轉身走出房裡。


 


        昨夜一開始時,Shaw顯然不是很情願。Root哼著歌踏進廚房,這就是為什麼她此刻會稍微延遲出門時間為還深陷睡眠當中的女人準備早餐,除了已成習慣,她認為自己對防止屋子被又氣又餓的小怪獸拆了還是有些義務。


 


        她大致整理狀況後聯繫了「她」,並告知目前情況,而聽來略為驚慌的「她」承諾將盡快找到解決方法。


 


        確實需要盡快。即使僅是過了一天,身體的影響卻比她想像中大,例如她的十指無法肆意地在鍵盤上飛舞,例如生理上對Shaw──她自己的身體──難以控制的衝動,又例如突然覺得多煎一份肉排給自己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Root將藥罐擺在午餐旁逕自出了門。


 


        以Shaw的身體行動挺新鮮有趣。因為是單獨行動就不必怕被碎碎唸,一時玩心大起的她忍不住在街上躍過幾個障礙,甚至在地鐵裡無視他人目光拉住橫桿做了幾回引體向上,然後對這副身體的爆發力嘖嘖稱奇。


 


        可有些事情不對勁。


 


        當她進入目的地準備竊取資料,第二次發現手上的槍枝正瞄準目標心臟或腦袋而非其他部位,便意識到自己至少短時間內沒有辦法完全控制這副身體,於是在修正路徑時受了傷,於是雖沒奪去目標生命,卻仍憤怒地造成了無法修復的傷害。


 


        ──她因此感到憤怒?


 


        達成應行事項後迅速離開現場,Root卻顯得恍惚地走在街頭,感覺某些東西正於反覆思考中從腦裡漸漸流失。這真的很不對勁,顯而易見。


 


        她想回家。


 








 


 


16.


 


        死賴半天後終於願意離開床鋪的Shaw,看見了擺在餐桌上的食物與藥罐。


 


        從缺失物品與食物溫度推測Root應該很早就帶著耳機與手機出門了,Shaw在伸展筋骨後獨自坐在餐桌前吃起午餐。昨天幾乎整日都有Root在身邊吵吵鬧鬧的,所以沒什麼特殊感覺,但此刻卻覺得一切都相當空蕩。


 


        右邊耳朵什麼都沒有。


 


        過去,即使在最安靜的環境中也能聽見微弱的自然噪音,但「交換身體」後,此刻她的右耳連理應存在的電磁噪音都感受不到,只因為The Machine或其他人沒有接通頻道。左耳還行,可此刻只有右邊的感受被無限放大。


 


        平常而言,她或許會挺歡迎這種平靜氛圍,但一想到自己正處於Root的身體裡,如此空蕩彷彿身在宇宙當中的情境便只讓她感覺心口有什麼亂七八糟糾在一塊,胃口也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可看著仍有大半盤的炒蛋和肉排,還是默默地將它們往自己肚子裡塞。


 


        莫名其妙地,她開始想像那些近乎顛沛流離地逃亡著的日子裡Root是怎麼過的,又當她被Decima帶走生死未卜,Root獨自一人四處奔走的時候都在想些什麼?那些歲月裡沒有The Machine也沒有她,而只喜歡對她們聒噪囉嗦的女人,基本上不會對Finch或Reese說那些傻話。


 


        她知道Root只在他們面前開玩笑,如果不在他們身邊時,除了必須談正事的時間,頻道裡總是安靜得很。


 


        所以Root是怎麼撐過來的?在徹底荒涼的空白之中。


 


        習慣?意志力?心理素質?


 


        想著想著Shaw發現自己已經離開餐桌,不知何時還戴上手套並抄起了槍,卻不清楚要去哪裡,只知道現在非常想做些什麼以將心中那股複雜的疼痛發洩出去。那些「感覺」太多,多到大概把整間房子拆了也不夠舒坦,為免讓自己無家可歸,她現在最好出門。


 


        於是她打開門。


 


        但眼前是正拿著鑰匙的Root。




        那表情像是真的被嚇到了,呆呆的,不適合出現在屬於Shaw的臉上,但Shaw倒抽口氣,收起槍,咬住下唇,沒有對此發表任何意見。


 


        「真沒想到妳會來迎接我,親愛的,吃飽了──嗎……?」


 


        身體肯定會影響心理與意識。Shaw認為。在緊緊將Root擁入懷裡之後。


 


        她信了,真的信了,不管是靈魂、身體記憶或者現在腦裡開出無數生產線的大型感覺製造工廠,不管是多亂七八糟的狗屁東西,她什麼都信了。


 


        ──畢竟,「Root」確實讓她好了一點。


 








 


 


16.


 


        無解。


 


        所有理論都僅是理論,人為作品更沒有任何參考價值。連造成如今情況的最基本原因都找不到,何況是解決方法。手指在桌面不斷敲打,Root心情惡劣地看著自己眼前幾張洋洋灑灑寫滿的紙,而後將其全數撕成碎片。


 


        這真的有點倒楣。


 


        不,根本倒楣透頂。


 


        她想揍人。


 


 








 


17.


 


        Shaw不是第一次看著Root面對螢幕的背影。


 


        但這幾天Root坐在電腦前對她不理不睬的時間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久,旁邊還層層疊疊地放了十數本厚重得能殺人的書籍,看書名大抵不脫各式科學理論,緊挨著書本的則是三台正在進行複雜運算的電腦。


 


        「妳在忙什麼?」


 


        第四天的午後Shaw終於如此問道,因為Root專注得連就擺在手邊的沙拉都不記得吃這點讓她莫名火大。


 


        「……沒什麼,就一點事。」過了會兒才意識到有人呼喚自己的Root隨口回應,接著發現自己的口吻過度冷淡便立刻轉頭望向Shaw。「我……呃、我正在……試圖用科學的角度找出讓我們能恢復正常的方法。」


 


        已到一旁開始每日訓練的Shaw沒看Root,只是悶悶回了聲嗯,默默對這副連要做三十個仰臥起坐都有困難的單薄身軀嘆氣,同時想著幾天以來自己身體的肌肉比率大概被那個一直坐在椅上的女人摧殘到只剩百分之幾。


 


        Root的變化比她更快、更明顯。


 


        她現在甚至不知道怎麼照顧Root了。


 


 








 


18.


 


        Shaw發現自己總是很想抱抱Root。


 


        不是掐死、不是揍扁、不是打爆也不是綁起來──就是……抱抱。


 


        哦,「抱抱」。多可怕的詞彙。


 


        這種Sameen Shaw過去只會冷眼相待的需求如今竟在體內越發茁壯: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時是這樣,盯著專心致志在桌前敲鍵盤的背影時是這樣,聚精會神地進行任務時是這樣,在努力假裝自己是Root以不被兩個男人看穿她們早已「不是自己」時是這樣,吃飯時、洗澡時、重訓時都是這樣。


 


        這實在非常糟糕,全世界絕對沒有其它事比這更糟。所謂本能跟身體記憶的說法不斷在腦裡打轉,Shaw真的開始覺得這根本就是真的,畢竟自己正在親身實踐。更令她不悅的是,除非處於完全無法躲開的情況之下,否則Root會不著痕跡地閃掉她企圖擁抱的行為。


 


        她覺得Root真的很吝嗇,超級吝嗇。


 


        抱一下又不會死。


 


        三番兩次被拒絕的Shaw很生氣,還有點委屈。不過就是一個抱抱。她不知道如果以前Root想抱她為什麼不直接這麼做,或者有多努力把這種衝動壓抑下來,她才不管,她一點都不想壓抑。總之Root是全世界最可惡的小氣鬼。




        她對這事很是不爽,甚至有點難過。




        ──對,難過。


 


        但暫且不提這些,所有變化裡最劇烈也最讓Shaw頭疼的,可能還是Root再也不去理會兩人已經交換身體,幾乎每個晚上都會把她喚醒接著……她回神時就只能看到窗外天色大亮這事。


 


        於是她開始覺得自己有天會死在床上。


 


        ……或任何地方。


 


 








 


19.


 


        進展是零。


 


        「找不出原因,目前也無法分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抱歉,我會再試試的。」當Root從「她」那裡聽到這句話,其實沒有感覺。


 


        並不意外,畢竟靈魂連存在與否都沒有定論,也許從更高位階或更虛無飄渺的理論來解釋能得到一些有趣的結論,但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她已經失去理會這些的心情,對於她們或許一輩子都無法回到自己身體裡這事,老實說,也不太悲觀。


 


        回不去的話也就這樣了吧。腦袋裡亂成一團的Root偏頭想著,嘆口氣便將幾部電腦全數關閉,接著從冰箱拿出啤酒,徒手扳開鐵蓋就喝了起來。不久,當她回神開始訝異自己竟能做到這種事,環顧四周才發現Shaw消失了。


 


        噢,Shaw,她親愛的Sameen。


 


        努力回想上一次和Shaw正常對話是何時的事,好半晌Root才發現自己根本想不起來。可能是幾個小時前?一天前?也可能是兩天多以前──


 


        這不對。Root盯著手中啤酒。


 


        什麼時候苦澀又充滿刺激氣體的啤酒成了她的第一選擇?


 


        因為Shaw的影響?


 


        這勉強說得通,只是……過去Shaw無論身處何種狀況,至少都會抽空拋出回應,兩人的對話或許簡短,但向來完整,即使Shaw表面冷淡卻幾乎沒有無意或刻意忽略她過。因此,當她回想自己開始運算與堆砌理論至今的情景,認為現下情況並不完全是身體所造成。


 


        那又是為什麼?假使一切仍關於身體、靈魂……


 


        將頭砰地一聲磕上桌子,Root突然感到腦裡一片空白。


 


        ──她正在成為一個全新的人嗎?


 








 


 


20.


 


        再繼續待在那間房子裡一定會短命。


 


        左手拿著熱狗、右手抓著蘋果拋上拋下,隨便穿件外套就出門了的Shaw信步走在上城區,儘管初始目的是想散心,腦裡卻盡是這些天來發生的事,間或夾雜一些關於The Machine的疑惑──譬如那天Finch想修復的到底是哪個區塊的代碼。


 


        飲食需要均衡,否則也會短命。將殲滅熱狗後剩下的竹籤扔進垃圾桶,腦中冒出突如其來想法的她舉起右手才發現自己居然真拿著顆蘋果,這就算了,原本想去的是能射爛所有標靶的射擊場,但此時此刻卻站在市立圖書館裡,而電腦使用區就在眼前。


 


        視線向下看看蘋果,視線往前看看自動門,Shaw皺起眉,發現自己映在剔透玻璃上的神情很是慌張,接著使勁捏捏自己的臉。這不正常,可似乎又很合理──唯一確定的是這已經徹底超出她的舒適區了,必須盡速離開。


 


        只是想歸想,身體卻沒在聽大腦的話,一回過神便發現自己已自動自發坐到電腦桌前。鏡面螢幕上映著屬於Root的輪廓,Shaw靜靜看了幾秒,一瞬間竟不知該屈服於這副身軀對於電子產品的深刻執著,抑或乾脆把這台螢幕一拳打爆。


 


        不知何時手伸向了開機鍵。


 


        然後是鍵盤與滑鼠。


 


        哦,看樣子她正在搜尋「靈魂互換」這個詞彙呢──用最愚蠢的搜尋引擎──徹底對自己無言的Shaw冷著張臉,但還是默默看起底下高達十六萬項的結果,然而那些描述都市傳說的東西根本一點幫助都沒有,不過幾分鐘她就關閉了網頁。


 


        交換身體時Root顯然把駭客能力一起帶走了。站起身的Shaw不悅地想,因為她一度以為手會自動自發打開一些不可思議的神奇框框,結果竟然還是最普通的瀏覽器。


 


        死命捏著僅存的最後理智才沒把螢幕毀掉,離開圖書館後的她一邊啃著蘋果一邊往回家路上走,可又覺得回去只是找罪受罷了,因為最近的Root冷淡得像會走路的大型冰塊,根本不想理她。說起來,她本來就是想離Root遠點才出門的。


 


        身體不是自己的就很麻煩,看嘛,她現在都不知道能做什麼。簡直煩死人了,真的超煩。扁著嘴把蘋果核扔進垃圾桶裡,Shaw決定這幾天不要回家了,總之去找間旅館住就是,而在這之前她要先潛進地鐵站把Bear帶走。


 


        至少Bear不會拒絕給她抱抱。


 


        哼。












【TBC?】


- - - - -


寫著被彼此身體習性混亂的兩人覺得很開心。


嘟著嘴覺得不給抱抱的Root很可惡的Shaw在想像裡面超可愛的。


雖然表象上還是Root,但裡頭裝著彆扭大王Shaw的話就莫名可愛(自動補上扁著嘴八字眉的無辜根根)。




妳為什麼不抱抱我為什麼啦為什麼小氣鬼欸討厭死了(〒︿〒)(〒︿〒)(〒︿〒)




想著就覺得萌斃了XDDDDDDDDDDD



评论

热度(82)

  1. Stephy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忽高忽低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啊真好看,暗暗的暖,Shaw懂了Root尊重她,Root懂了Shaw的不动声色,细思又觉得虐